站内搜索 标题 正文
热词:
巴勒斯坦方面同意再停火72小时美军继续空中打击伊极端组织中国-东盟:从“黄金伙伴”迈向“钻石合作”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海军 > 海疆今昔  > 正文
分享:0


舟山:“千岛古城”兴海路

发布时间:2014-08-11 07:43    来源:中国海军网    作者:宋歆 朱达 邱斐远 侯瑞
核心提示: 舟山,东临太平洋,南望象山港,西靠杭州湾,北邻长江口。

这是一片古老的海疆:她既是东亚“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也是东亚中华文明圈的交通枢纽;

这是一片不屈的海疆:她饱经鸦片战争的硝烟洗礼,在近代海防史上写下悲壮一笔;

这是一片腾飞的海疆:她作为我国陆海统筹发展先行区,正昂首向深蓝迈进。

这里,就是舟山。

印迹·海道辐辏之地

——见证海洋贸易的兴衰沉浮

舟山,东临太平洋,南望象山港,西靠杭州湾,北邻长江口。

这里,既是拱卫沪、甬、杭的天然屏障,也是连接东海和大陆黄金水道的战略要冲。

这里,港湾错综、航道交织,1390个大小岛屿星罗棋布,是名副其实的“千岛古城”。

“舟山的命名,与海洋密不可分,其本岛的形状,远望就像一艘远洋大船。”浙江海洋学院教授唐洪森介绍说,“正是凭借其优越的地理区位优势,舟山成为东亚‘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站。”

舟山海上对外经济贸易史,早在秦汉时期就已开始。独特的地理位置,使“数百国雄商巨贾,由此取道放洋”“海道辐辏之地,商舶往来,物货丰衍”。宋元时期,舟山海上贸易达到顶峰,一跃成为“风帆海舶,夷商越贾,纷至沓来”的大港。

立秋时节,记者遍访散布于舟山的灯塔博物馆、台风博物馆、海洋渔业博物馆、岛礁博物馆、盐业博物馆……俯拾皆是的海洋文化印迹,令人感到舟山深厚的海洋文明底蕴。唐洪森教授告诉记者:“舟山从滩涂岛礁到内港近海,都有丰富的海洋资源。然而,舟山并不满足于传统的‘渔盐之利’,更借‘舟楫之便’,积极拓展海上贸易。这种蓬勃的海洋商业文化,在重农抑商、封闭保守的封建时代,难能可贵。”

从“以海为田”到“以海为途”,舟山渐成闻名世界的大港。16世纪,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等多国商人,以及国内粤、闽、浙、徽等地商团,都来到舟山进行互市贸易。据史志记载,当时港口入夜灯火通明,甚至港道壅阻、船只无处停泊;清康熙统一台湾后海疆安定,朝中有识之士主张打破闭关自守政策,开展对外贸易,为此专门在舟山定海码头设立“西洋楼”,用于安置外国船员、开展商业贸易谈判。门上悬一方匾额,书有“万国来同”四个大字。

“明朝洪武年间至隆庆元年,实行了长达两个世纪的‘海禁’。清乾隆年间,舟山海关再次被关闭,让舟山陷入封闭滞后之中。”唐洪森教授感慨地说,“舟山的海洋经贸虽几经兴衰沉浮,然而舟山人‘重视海洋,面向海洋,经略海洋’的开拓精神,却绵延不息。这种难能可贵的气质,只要遇到合适的环境,就会迸发出无限的活力。”

印迹·东亚中华文明枢纽

——演绎文明交融的和谐交响

翻开舟山对外海洋文化交流史,记者发现:徐福东渡、鉴真东渡、遣唐使往来、郑和下西洋……在这些著名的文化事件之中,竟然都有舟山的身影。唐洪森教授告诉我们,作为东亚中华文明圈的交通枢纽,历史上,以舟山为出发地,中国把瓷器、茶叶、稻作文化输送到东亚各国,有效地促进了东亚文明的交流共融。

顶着呼啸的海风,记者一行登上舟山岱山岛。这里有座“徐福亭”,《史记》记载:秦朝徐福在东南沿海蓬莱、方丈、瀛洲三岛上寻长生不老的仙药。据考证,“蓬莱仙岛”即为舟山境内的岱山岛。当然,徐福的长生不老仙药不可能找到,但他使舟山成为华夏文化海上传播的一个驿站,开中国文化东进之先河。

在舟山,这样的文化交流佳话,比比皆是。史志记载,1752年11月,日本国宫城县气仙沼市“春日丸”号商船突遇暴风,在海上漂泊达数月后到达舟山附近海面。就在13名船员气息奄奄时,舟山人民及时予以救助。这件事至今仍在日本气仙沼市流传,当地还编写了文史资料图书《“春日丸”漂流记》,并与舟山共建友好纪念碑。

“有交流才能有了解,有了解才能有信任,有信任才能有合作,有合作才能有和平”……流传在舟山这一名句,成为舟山对东亚中华文明贡献的生动注解。

舟山当地一名海洋专家感慨地说:“当今时代,文化与经济已密不可分,经济发展需要文化为其提供精神动力、智力支持和价值引导。舟山悠久的海洋文化,重放光彩正当其时。”

2005年3月7日,舟山沈家门码头举行了“扬帆中华”——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航海考察交流活动舟山起航仪式;2006年9月,“千岛古城”又迎来了阔别几个世纪的“老朋友”故地重游——瑞典仿古商船“哥德堡”号的“复古”纪念之旅……一系列海洋文化盛事,激发出舟山人民骄傲的海洋记忆。

印迹·肃穆“昭忠祠”

——诉说民族命运的热血悲壮

舟山市区耸立着一座竹山,沿着蜿蜒的山路拾级而上,一座造型古朴高大的建筑矗立眼前——舟山鸦片战争纪念馆。走进纪念馆,一座座斑驳的古炮、一柄柄印着血迹的长矛,记载着舟山人民誓死杀敌、保护海疆的壮烈情怀。

纪念馆讲解员徐晓告诉我们,18世纪末19世纪初,英国两次派遣使团前来北京要求开放港口。从那时起,一些鸦片贩子和传教士,就乘船来到舟山,探测水道、收集情报,而清政府思想却极其麻痹,在战争端倪已经显露的情况下,丧失警惕、缺乏戒备,最终使国家和民族遭受屈辱。

1840年7月,英军第一次攻占舟山,侵入我国内地,拉开了鸦片战争序幕;1841年9月26日,英军再次集结29艘战舰,倚仗坚船利炮的绝对优势,进犯舟山。驻岛将士奋起抵抗。总兵葛云飞、王锡朋、郑国鸿率部抗击侵略军,与麾下5800名守军全部壮烈捐躯,用热血昭示着中华疆土不可侵的浩然民族精神。

记者站在舟山古城墙上遥望,一条绵延起伏的海岸线尽收眼底。“这条海岸线上,交织着我国近现代海防建设的沉浮荣辱。鸦片战争时,清朝海防炮台构筑十分落后,火炮的火力、射程、射角有限,防护和攻击能力很弱,有外海水师却只为‘缉捕海盗而设’。海防设施的落后,使国家和民族陷入危局。”讲解员徐晓说,“血的教训,阐释出这样一个铁律:‘海防不强,民族受辱’。”

“那六日洒流千万人英雄血,这一天打痛每一颗中国心”。鸦片战争纪念馆不远处,竖有一座纪念碑,造型如三把宝剑直刺苍天,与旁边一尊巨石上雕刻的三总兵头像浑然一体。徐晓介绍说,“为纪念三总兵,后人专门设立‘昭忠祠’,碑文这样写道:忠魂英烈气壮山河、铜墙铁壁保卫中华…… ”

如今,在战场的旧址上,一座海防博物馆拔地而起,成为海防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场所;“海防超市”“海防饭店”“海防小道”“海防小院”…… 一个个以海防冠名的地名,在舟山比比皆是;竹山脚下,曾在保卫海疆作战中“七战七捷”的海军某驱逐舰支队官兵,日日枕戈待旦、苦练精兵……这一幕幕仿佛在诉说,昔日屈辱的历史,今天不容重演。

印迹·设立国家级新区

——成为陆海发展的重要坐标

“在陆域经济年代,舟山只是以拥有普陀山和舟山渔场而闻名。”舟山市发改委综合处处长张翼介绍说,“2011年,国务院批准设立浙江舟山群岛新区,使其成为我国继上海浦东、天津滨海和重庆两江后的又一个国家级新区,也是首个以海洋经济为主题的国家级新区。”

在张翼的带领下,我们专程观看了舟山的立体规划图。“多壮丽啊!”张翼自豪地说,“从国家战略的高度定位舟山群岛,可以发现,地处我国东部‘黄金海岸’与长江‘黄金水道’的T字交汇处的舟山群岛,与东北亚及西太平洋的主要港口形成了等距离扇形辐射,成为我国蓝色国土的重要坐标。”

面向海洋,发展的机遇扑面而来。在我国不断推进海洋强国的征程中,舟山的区位优势正在进一步彰显。数据显示,目前途经我国的7条主要国际海运航线,有6条经过舟山。舟山海域还有可供15万吨级船舶进出的航道13条、可供30万吨级船舶进出的航道3条。舟山海域是包括上海港、宁波港在内的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枢纽。

以舟山为出发点,其与亚洲的主要航运中心釜山、长崎、高雄、香港、新加坡等地,构成了500海里等距离的扇形海运网络。有专家分析认为,西北太平洋地区将在21世纪影响甚至主导全球发展方向,该区域中包含的主要海洋国家和地区形成了一个接近规则的五边形,而舟山恰好处于这个五边形区域的核心位置。

“去年,《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发展规划》获国务院正式批复。”张翼处长介绍,在这一规划中,舟山群岛新区的功能定位是建设我国大宗商品储运中转加工交易中心、东部地区重要的海上开放门户、重要的现代海洋产业基地、海洋海岛综合保护开发示范区和陆海统筹发展先行区。可以预期,在不远的将来,舟山创建“海洋经济强市”的脚步,将会更加铿锵有力。

责任编辑:海军分社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1009437号公安网备11009437号

Copyright © 2012 - 2012 navy.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解放军报社海军分社  版权所有

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值班编辑:值班电话:010-66960187(传真)   值班邮箱:81navy@sina.com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