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标题 正文
热词:
旅顺口:耻痛激发澎湃的力量中央气象台发布台风橙色预警 台风“海鸥”将登陆人类首次登月宇航员:所谓“登月骗局”无需回应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海军 > 海疆今昔  > 正文
分享:0

对于初来乍到的观光者,旅顺口是一座美丽的滨海花园城市;对于熟知历史者,它又是一座不忍碰触的城,一翻阅,就痛彻心扉——
旅顺口:耻痛激发澎湃的力量

发布时间:2014-09-15 08:48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杨祖荣 牛辉 王兴伟
核心提示: 打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看旅顺口,一个哪怕对兵志地要不甚了解的人,大概也能掂出这个战略要地的分量。

打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看旅顺口,一个哪怕对兵志地要不甚了解的人,大概也能掂出这个战略要地的分量。

位于辽东半岛最南端、黄渤海之间交汇点上的旅顺口,西抵京津、南接登莱、北连东北陆地,自古就是“京津之门户,北卫之咽喉”。

无可替代的区位优势,曾为这里带来无尽的财富和荣耀。史载,两千多年前,这里就是商业重镇,“南来舟楫,非出此途不能登岸”。

当历史书页翻到近代,列强从海上蜂拥而至时,被英国人称为“东方直布罗陀”的旅顺口,屡遭兵灾,生灵涂炭。

硝烟与屈辱,都已远去,但历史不容忘却。今天的旅顺口,正把耻痛变成一种澎湃的力量,在追梦路上阔步前行。

城之伤痛——大屠杀惨案,旅顺口的血色底片

海风习习。一口深呼吸,饱含负氧离子的空气清新肺腑、愉悦心情。

可来到白玉山东麓万忠墓,参观完一圈下来,心里却堵得慌,格外沉重。这个满是冤魂的墓,堪称旅顺口近代史屈辱一页上,一个残忍的注脚。

“不能说晚清政府一点眼光也没有,从1881年至1894年,李鸿章就开始在这里修军港,筑船坞,建海岸和陆路炮台,开办水雷、鱼雷和管轮学堂。”大连市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王珍仁说,甲午战争爆发前,旅顺口东西两岸筑起新式炮台9座,各种口径火炮48门。一时间,旅顺口似乎“固若金汤”。

纵然天险在握,但终究清廷腐败,难抵倭寇之袭。1894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耗百万白银修建的北洋重镇旅顺口,一日之内沦陷。当清军的龙旗被战火与刺刀烧割得支离破碎时,旅顺口的阴霾天空见证了一段旷世惨剧。

在万忠墓纪念馆,泛黄的老照片、淌血的文字记载、锈迹斑斑的文物,向参观者诉说着那惨绝人寰的一幕。当年日寇进城后,对手无寸铁的平民大开杀戒,屠城三昼夜,死难同胞两万余人,老病妇孺也未能幸免。据说,当时全城仅有埋尸的36人幸存,他们头缠白条,上写“此人不杀”四字。

旅顺大屠杀的惨状被当时英美等国战地记者亲眼目睹,并陆续报道出来。“为避免这一血腥事件在世界范围内引起更大的责难,日本政府外交公关,刊发‘辟谣’文章,辩称被杀害的大多是换上平民衣服的中国士兵。”万忠墓纪念馆副馆长张晓倩说,日军还焚尸灭证,把骨灰集中葬于现在的万忠墓处,在坟前立一木桩,写有“清军将士阵亡之所”字样,以此混淆视听。

铁证如山,历史岂能黑白颠倒!张晓倩指着纪念馆里陈列的一堆遗物说,1994年,旅顺口区政府发动社会各界捐款再次重修万忠墓,文物工作者在清理万忠墓墓穴时,发现了大量死难同胞遗物和遗骨。“遗骨中既有成年人,也有少年、儿童,有一块骨片仅1毫米厚,经鉴定是幼儿头骨。出土的玉石手镯、玻璃料串珠等,也显然都是妇女儿童的饰物。”张晓倩语气悲愤。

“忘记大屠杀等于第二次屠杀。”哲人警句,言犹在耳。对甲午战争研究颇深的王珍仁研究员不无感慨地说,由于旅顺大屠杀惨案制造者并没有受到惩罚,加上日本政府的刻意诡辩、掩饰,外界对这段历史日渐淡漠,纵容了日军暴行。43年后,日军故伎重演,制造了更加野蛮的南京大屠杀。

记者在采访时,有专家建议,应把万忠墓纪念馆更名为“旅顺大屠杀殉难同胞纪念馆”。“百姓的无辜被杀和将士的为国捐躯是有根本区别的。万忠墓的叫法冲淡了日军屠杀色彩。”专家灼见,值得深思。

城之哀叹——一场被迫中立的战争,国格尽失

甲午战败,旅顺蒙难。国之殇。

十年后,两个强盗闯到家里为抢地盘火拼,主人竟然中立。国之耻。

这场耻辱之战,即是日俄战争。旅顺口区史志办主任张景范告诉记者,甲午战后,日本割占辽东半岛,威胁到沙俄等列强的利益,俄、德、法三国联合起来,逼迫日本还辽。在列强压力下,日本忍痛吐出到嘴的肥肉。

日俄之间的梁子,由此结下。“刚把虎送走,又迎来狼。”张景范说,日本撤军后,沙俄乘虚而入,欲把旅顺口变成称霸亚洲的桥头堡,募集6万中国民工修筑海陆防线,构筑永久性炮台30余座,配置火炮540多门。

战火重燃。1904年2月8日夜,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偷袭驻守在旅顺口的俄太平洋分舰队,日俄战争打响,旅顺口成为日俄强盗的角力场。面对虎与狼的厮打,晚清政府宣布,“各省及内、外蒙古均保持中立”,丢尽国格。

“晚清政府犹如怕被打的鸵鸟,自以为把头钻进沙堆里就安全了,可日俄的炮火倾泻在中国的土地上,老百姓遭大难了。”旅顺口区区委宣传部副部长苏义新愤慨地说,炮火下,旅顺口不少村庄变成废墟,大量平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哀鸿遍野。不少无辜百姓硬被当做间谍,惨遭日俄军队处死。

这场战争持续将近一年。俄国苦心经营的防御工事最终崩溃。在别人的国土上修筑防线,哪怕再坚固,也只是沙滩上的建筑,没有根基。俄国投降了,旅顺口再度易手,又陷入日本铁蹄长达40年的蹂躏。

殖民统治的烙印,至今在旅顺口还随处可见。关东军司令部旧址、日俄监狱旧址……最有代表性的,还是白玉山山巅上,那座高66.8米的石塔。

塔名白玉塔。塔基边,一段文字简介了此塔来历。日俄战争结束后,为纪念士兵亡灵,日军从本国运来石料修成高塔,取名“表忠塔”。中国抗战胜利,旅顺光复以后,一些人主张将这座满含耻辱的塔拆除,后考虑到这是一部难得的历史教科书,就保留了下来,重新命名为白玉塔。

今天的白玉塔,不再为日军亡灵招魂,而是给游人讲课,讲述中国近代史,讲述日本军国主义的覆灭史。“白玉塔作为见证者,矗立在这片曾经悲伤的土地上,像扎在人们心头的一根刺,但它让痛楚的我们不敢稍有麻痹大意,唯有发奋努力,才能御侮图强,振兴国威。”苏义新副部长说。

站在白玉山顶,俯瞰旅顺口,感慨万千。不远处,就是某军港所在地。著名歌曲《军港之夜》就是以此港为原型创作出来的。军港内,战舰云集,令人心潮澎湃。有威武雄壮的人民军队,昔日的屈辱史,绝不会再重演。

城之梦想——奋起直追,书写全面开放新篇章

旅顺,一度不顺。

从甲午战争起,旅顺口先后被日本屠城占领、被沙俄强行租借、被日本再次侵占。日本战败后,旅顺口交由苏军管理,至1955年才正式归还。除港澳台外,旅顺是闻一多“七子之歌”里最后一个回到祖国怀抱的孩子。

“鉴于其重要的军事地位,旅顺口对外开放开发较晚。”张景范主任介绍说,直到1996年,旅顺口区才将北部区域开放,其范围不足全区面积的二分之一。南部以军港为主的区域仍旧封闭,外国人进入需经过严格审批。

当改革开放潮涌神州,周边地区发展得风生水起时,旅顺口这颗昔日的明珠,却因承担特殊使命而限制开放,发展脚步慢了下来。历经苦难的旅顺口,以淡泊的心偏居一隅,守着近代史上那些伤痛,捍卫着祖国北方门户。

2009年11月21日,对旅顺口来说具有划时代意义。这一天,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旅顺口区正式全面对外开放,开启旅顺口区全方位、宽领域、深层次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时代之门。百年沧桑的旅顺口,迎来发展的春天。

大干、快干,旅顺口雄心勃勃,奋起直追,绘制了新的蓝图:打造东北亚旅游胜地、国际航运中心组合港、历史文化名城和科技创新主城区,建设辽宁对外开放最前沿,成为大连乃至辽宁沿海经济带新的增长极。

旅顺口有底气,有优势。“暂且不说生态优势、产业优势等,单说区位优势,环顾环渤海,旅顺是该区域内少有的集港口、铁路、火车轮渡、高速公路、城市轻轨‘五位一体’的综合交通枢纽。昔日的东北陆路交通末梢如今已转变为国际交通枢纽,成为连接东北经济区、环渤海经济区、长三角经济区以及世界各地港口的重要节点。”旅顺口区港口与口岸局副局长贾蕾说。

在旅顺经济开发区采访时,记者了解到,开发区正全力打造千亿元现代临港产业集群,成为辽宁沿海经济带新的经济增长点。园区船舶制造、轨道交通两个主导产业已被纳入大连市十大千亿元产业集群发展规划。

置身对外开放最前沿,旅顺口已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正孕育着发展史上新的重要跨越。旅顺口的新梦想,并不遥远。

责任编辑: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1009437号公安网备11009437号

Copyright © 2012 - 2012 navy.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解放军报社海军分社  版权所有

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值班编辑:值班电话:010-66960187(传真)   值班邮箱:81navy@sina.com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