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英法百年战争到抢占海外殖民地,从二战时舰队悲壮自沉到战后自主研发“戴高乐”号航空母舰,法国海军的表现一直与其国运息息相关——

海军见证法兰西兴衰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倪海宁 李 剑 董倢礽发布时间:2015-07-03 10:47

没有一支强大的海军,法兰西是不成其为法兰西的。——戴高乐

法国兼具漫长的陆疆和海岸线,是一个典型的陆海复合国家。基于这一地缘大背景的法国海军,发展道路也堪称蜿蜒曲折。其盛衰起落不仅关系法兰西在海洋上的成败得失,也直接影响到法国在同世界列强竞逐中的浮沉兴衰。

“陆重于海”终酿大错

“首强”难成“霸主”,横扫欧陆的拿破仑只能望海兴叹

法国海军创立于中世纪,但直到17世纪赫赫有名的“太阳王”路易十四当政时,才成为法国对外用兵的重要力量。

当时,经过百年战争和宗教战争打磨的法国波旁王朝,已成为欧洲大陆上最有生气的国家。幼年登基的路易十四颇具雄才大略,在“法国海军之父”柯尔培尔出任财政大臣兼海军大臣之后,对海军建设投入大量资源。至1690年,法国海军主力舰达到120艘,超过了传统的海上强国英国和荷兰,而且在舰体设计、火力和航速等诸多方面均居当时欧洲的最高水平。

在军力发展的同时,法国海军在战场上也接连取得胜利。1676年巴勒莫之战中,法国海军击败了西班牙与荷兰的联合舰队。1690年,法国海军又在比奇角海战中战胜了英国皇家海军和荷兰皇家海军。法国硬实力的增强带来了文化影响力的扩散:巴黎成了欧洲的时尚之都,法语更“晋升”为欧洲上流社会和外交界的标准用语。

然而,陆海两个战略方向的两难选择始终困扰着法国。作为一个典型的陆海复合国家,法国一直受到陆海两个战略方向的互相牵制,因而难以做到像英国那样专注于向海外发展。加上本土自然条件较好,整个社会“重土轻迁”情绪浓厚,法国在对外战略的方向上更偏重欧洲大陆,这也导致海军在法国的武装力量体系中长期从属于陆军,处于次要地位。虽然凭借坚船利炮抢占了大量的海外殖民地,但在与英国海军的直接交锋中却是负多胜少,几次以登陆英国为目的的作战行动都以失败告终。

1789年法国大革命中,大批经验丰富却出身贵族的海军军官被杀或出逃,令此前累遭重创的法国海军雪上加霜。1805年,拿破仑下定决心,要以其能征惯战的陆上军团踏平英伦诸岛,彻底解决称霸欧洲的后顾之忧,并为此制定了周密的计划。不料,法国海军主力在著名的特拉法尔加海战中几乎全军覆灭,使拿破仑的梦想彻底破灭。

无奈之下,拿破仑只得掉头重回欧洲大陆开疆拓土。法国陆军虽所向披靡,但一场场血流成河的战争却制造出一个个敌人,连年穷兵黩武只换来欧洲大陆的“首强”地位,却始终难言“霸主”。英国则趁势充当欧洲大陆一轮轮反法同盟的“操盘手”和“金主”,在欧洲大陆寻找盟友或者“代理人”与法国对抗,以消耗其实力。同时,英国还在海外集中力量夺取法国相对空虚的海外殖民地。显赫一时的拿破仑帝国最终在海陆夹攻之下崩溃,巴黎那座为彰显帝国军功而建造的凯旋门,只迎来亡命远洋孤岛的拿破仑的遗体。

“偏门”理论自乱阵脚

普法战争及一战后法国降格为“二流海上强国”

拿破仑之后,英国保持了近百年的海上霸主地位,但法国海军仍然保持着世界一流水准。1841年,法国侵占莫桑比克海峡北部的马约特岛。1842年,法国入侵科特迪瓦,排挤了葡萄牙对“象牙海岸”的统治。1859年,法国取得开凿苏伊士运河的特许权,并占领红海南端西岸的吉布提。1860年,法国伙同英国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多年的对外侵略,使法国成为仅次于大英帝国的世界第二大殖民帝国。

然而,德意志在欧洲大陆中部的崛起,改变了欧洲的力量结构。1871年普法战争大败后,法国不得不贱卖、拆除海军舰只,令海军实力锐减。

在普法战争和巴黎公社废墟上新生的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不得不一面扩充陆军严防德国,一面在海上继续将英国海军锁定为作战对手。财力窘境之下,时任法国海军部长奥贝别出心裁地提出了旨在以小搏大的“海军新学派”思想。其核心在于建造一支以高速巡洋舰和鱼雷艇为主力的舰队,以海外殖民地为依托,避开敌人强大的舰队,而通过进攻性地使用鱼雷、潜艇等技术,破袭英国的远洋商业航线,摧毁其战争潜力,使严重依赖海外贸易的英国陷入混乱。

然而,这种想法无异“纸上谈兵”。毕竟,在讲究系统性对抗的战争中,单凭几件“独门兵器”很难有效战胜优势之敌,即便有效也很容易为敌人所效仿。就是在这种“偏门”理论的指导下,法国海军建造了一大批轻型舰艇,放缓了大型战舰的发展步伐,使其实力不断下滑,到20世纪初,已跌到世界二流水平。

德国的迅速崛起,促使法国与英、俄结成共同反德的协约国集团。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国海军的地中海舰队在封锁奥匈帝国海军、转移塞尔维亚军民以及对希腊作战迫其支持协约国等重大军事行动中,表现得都可圈可点。但受国力及海军实力所限,法国并未在一战后国际秩序安排中获得多少实利。1922年签署的华盛顿《五国海军条约》,确定了美英日法意五国的主力舰比例为5∶5∶3∶1.75∶1.75,法国海军进一步沦落。

悲壮自沉捍卫尊严

二战期间的陆上战败使法国海军“不败而败”

20世纪30年代,随着战争创伤的愈合,法国海军迅速恢复元气。到1937年,法国海军已拥有航空母舰1艘、战列舰3艘、重巡洋舰7艘、轻巡洋舰12艘、各型驱逐舰50余艘,各型潜艇共101艘,综合实力居欧洲第二、世界第四。曾任英国海军大臣的丘吉尔感慨“其效能之好,胜过法国大革命以来的任何时期”。

然而,这样一支海上劲旅,在整个二战中却只落得个毫无作为、自毁沉船的悲惨下场。1940年,二战欧洲战场刚开打不久,法国就因陆军迅速溃败,沦亡在纳粹德国的铁蹄下。此时,作为法国唯一残存有组织的战斗力量,法国海军成为能够左右欧洲水域战局的决定性力量——倒向德国,希特勒跨越英吉利海峡将不再是梦想;倒向英国,地中海将没有轴心国海上力量的生存空间。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拥有对法国海军舰队绝对统帅权的海军上将达尔朗,在投降派给予其“首席执政官”的许诺下,违背了自己对主战的法国总理雷诺以及罗斯福和丘吉尔的承诺,没有命令一艘法国军舰驶往海外。这支不失强大的海军“不败而败”,失去了与敌血战、力挽乾坤的机会。

为防止德国利用已被迫集中封存的法国舰队,英国于当年7月3日实施了针对法国舰队的“弩炮”作战计划。停泊在朴茨茅斯、亚历山大、马提尼克的法国舰队被迅速控制,停泊在法属北非的奥兰、达喀尔和米尔斯克比尔军港的舰队则遭到猛烈袭击,数艘战列舰被毁,1300多名法国海军士兵被打死。高傲的法国人被这种“落井下石”之举激怒,聚集到本土的土伦港,开始在德军监视下“坐观”战争。

1942年,盟军发动“火炬”战役,登陆法属西北非,准备接应法军舰队突围,然后以此为跳板攻打意大利,以最终实现反攻欧洲。与此同时,希特勒也下令强行夺取法军舰船。11月11日,达尔朗在盟国的要求下电令土伦舰队机动到阿尔及尔,但对英国恨之入骨的舰队司令拉博德对此严厉拒绝。26日黎明,德军发动突然袭击,港口防卫司令马尔基海军上将在床上被俘。不甘向德国人俯首、又难忘英国人的“旧恨”的法国海军,决定以就地自沉的悲壮方式捍卫最后的尊严。自沉的140余艘舰艇中,包括3艘主力舰、8艘巡洋舰、17艘驱逐舰、16艘鱼雷艇、16艘潜艇、70多艘各型辅助船,这也成为法国海军历史上最为悲壮的一幕。

面向未来雄心犹在

法国海军成为“高卢雄鸡”仍在发挥国际影响的见证

冷战期间,法国与夙敌德国、英国一起,同时加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但高傲的法国人一直坚持奉行“独立自主”的国防政策,为此还一度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组织。法国海军作为支撑这一政策的重要力量,也由此进入快速发展时期,最终成功打破了美国的技术封锁,发展起独立完善的海军工业技术体系。1964年,法国海军成立潜艇部队,1967年,法国第一艘弹道导弹核潜艇“可畏”号下水。此后,德斯蒂安·多尔韦级护卫舰、P400级巡逻艇以及世界上吨位最小的红宝石级核攻击潜艇相继入列。法国一度超过英国,成为世界海军第三强国。

法兰西殖民帝国虽在战后民族解放运动冲击下归于消亡,但难以割裂的经济与文化联系,又使众多法语国家和地区接受了法国的“军事保护”。目前,法国的海外军事基地遍及5大洲3大洋,数量仅次于美国。

随着冷战后国际形势的变化,法国海上战略重点开始转向海外。为了提高远距离快速处理危机的能力,法国耗巨资建造首艘核动力航母“戴高乐”号,同时,着手建造6艘拉斐特级新型护卫舰,用于远洋作战。1998年,法国正式组建海军航空兵。法国海军成为一支诸兵种合成的综合性海上力量,也是全球少数几支拥有全面能力、能够向全球出击的海军之一。

进入21世纪后,法国政府相继出台了《2003-2008年军事纲领法》《未来30年远景规划》等纲领性文件,规划了法国海军发展的新方向。以中型航母、新式驱护舰和两栖攻击舰为核心的海上远征力量,则成为法国彰显全球影响力的有力工具。2011年利比亚危机中,法国牵头组织了旨在推翻卡扎菲统治的“奥德赛黎明行动”,这是对新世纪以来法国海军“由海向陆”战略的一次检验,也是“戴高乐”号航母第一次应用于实战。此外,法国海军多个动作都令人刮目相看:“西北风”两栖攻击舰运兵军事干预马里、牵头欧盟海军的索马里反海盗行动、启用驻阿联酋“和平营”海军基地、以印度洋上的凯尔盖朗岛为跳板抢得南极考察与开发先机……辽阔大洋仍在见证“高卢雄鸡”的勃勃雄心。



【责任编辑:闫培】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