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令下达第一天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记者张良、特约通讯员茆琳责任编辑:闫培
2017-03-20 11:27
崔久亮(左二)临行前与家人合影。

崔久亮这一天有太多事儿要做——

他要帮妻子去给车换一下机油,保养一下车辆;他想下午再去接一次女儿放学,尽管这么些年也没接过几次;他想晚上再陪父母吃顿团圆饭,之前他终于把父母从老家接了过来……

崔久亮是北海舰队某支队某艇政委。从去年3月起,他和艇上的官兵已在遥远的某海岛上呆了一年。此前,他们执行的保障训练任务快完成了,所以崔久亮这次回支队参加党委扩大会时打包带回了大部分家当。

新的命令如期抵达,只不过内容完全出乎该艇官兵的意料。

留给崔久亮处理个人事务的时间只有一天。第二天他将和支队工作组返回海岛,展开后续工作。海岛上,崔久亮手下的战士们也得知了这个消息。

记者当即决定,暂停手头任务,跟随崔政委南下。等到崔久亮刚从支队长办公室出来,记者立即表达了开始跟踪采访他的想法。这个粗犷的山东汉子欲言又止地数着这一天要做的事:“都是些小事儿……不过做一件算一件吧……”

记者明白,跟所有离家前的军人一样,他是想再尽一次儿子、丈夫和父亲的责任。看得出来,他想一个人悄悄地做这些事。记者不好勉强,更不忍打扰,便没有和他一起去。不过他答应记者,明天路上会把一些细节讲给我们。

崔久亮急匆匆走了。记者赶紧跟支队协调,想利用这个时间采访随军在驻地的官兵家属。这时是上午九点。

半小时后,该艇副政委翟建华从海岛上打来电话,说官兵家属普遍思想压力很大,恐怕不便接受采访。记者坚持说,就是想了解她们最真实的心声。翟建华只得说,二级军士长王洪星的爱人姜霞干重活时闪了腰没人照料,一级军士长孙富华的爱人管耀霞和三级军士长刘文杰的爱人韩英约好去看她,我们可以赶过去,和3位嫂子一起谈谈,不过要做好听牢骚的心理准备。

我们立即赶去。路上听说孙富华和刘文杰正好也在家休假,记者便问能否一起参与采访,结果得知,一位把家里去年夏天坏掉的空调扛去修了,一位忙着给孩子配眼镜去了,实在没时间。记者理解,跟崔政委一样,他们也是想赶在紧急召回前替爱人多分担些家务,对孩子多尽一份心。

王洪星家是一套小两居,简单地刷了一层白漆。女主人姜霞告诉我们,7年前随军过来时两家老人帮着凑钱买了这套房,去年刚还清了房贷。另两位嫂子也都是舍了老家的工作和父母随军来的,此前她们都与自己的爱人两地分居了10到20年。

“过去多苦不说了,这不刚把心安定下来……”姜霞第一句话没说完,扭过头揩起了眼角。另两位嫂子也跟着垂下了头。

“让你笑话了。”韩英岔开话题,“我们知道,你们来是想问我们这些军嫂支不支持他们。其实我们不存在支不支持的。这么多年,我们都是支持过来的……”说到这儿,她进屋接了个电话。

“道理我们都懂。”管耀霞接着往下说,“他选择穿了军装,我选择当了军嫂,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把部队的事放在前面。只是我都快50了,实在有点儿折腾不起了——”这时,门口衣架上也传来一阵手机铃声,她过去接了起来。只听她连声说着“没有没有”“知道知道”。

当她接完电话,韩英笑她:“挨训了吧!”管耀霞解嘲地笑着说,是孙富华打来的电话,让她别发牢骚,别哭哭啼啼的。韩英无奈地笑了笑:“刚才也是我们家那位打来的电话,让我别跟领导抱怨,有火回家冲他发……”

临走前,3位嫂子已擦干了眼泪。她们再三叮嘱,这些牢骚发了就发了,发了就没了,可千万别写到报上。她们唯一盼望的,是能不能尽快给她们明确相关规定,毕竟生活还得继续,等心神稳一稳总得谋划小家庭的未来。

下午两点四十,支队召开动员部署会,宣布相关命令。晚上六点,支队组织专题教育,记者全程参加。会议最后,支队领导郑重承诺,虽然有新的命令,但官兵家属遇到的一切困难,支队会一管到底。

走出会议室时,海水一漾一漾地轻叩着码头,码头对岸的天边闪烁着几颗星。不知崔政委可接到了女儿,跟父母吃没吃团圆饭,不知他今夜会不会失眠……

明早六点,记者将和崔政委、支队工作组一起出发。

(解放军报华东某省3月6日电)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