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信息化战争预实践呈现虚拟作战——

赢得战争从精细设计战争开始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仲元责任编辑:闫培
2017-07-04 11:40

信息化战争预实践,是指借助计算机网络、作战模拟、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并行计算等现代信息技术,通过仿真战场环境、模拟作战过程、评估分析作战数据等逼真和近于实战的各类演练系统,直接快速地将虚拟战争呈现在指挥员面前,为科学决策和高效指挥提供超前预演。

信息化让精确设计战争成为可能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精确设计战争、逼真推演战争、高效指导战争已成为信息化战争区别于以往战争的主要标志之一。

在信息化战争条件下,破除战争迷雾、赢得战争的重要方法是立足未来,“在实验室中学习战争”。精确设计战争必须根据“提出理论——作战实验——实兵演练——实战检验”的系统模式,精确设计、逼真推演如何打赢未来战争,最大限度地实现战场迷雾向战场透明的转化。

虚拟战争模型既实现了数字时空与物理时空的融合,又实现了虚拟战场与真实战场的叠加,同时实现了虚拟对抗与实兵对抗的衔接,使作战方案计划的预见性、精确性和针对性空前增强。精确设计战争必须依托虚拟战争模型,把战争作为实验对象,在仿真环境中调整战争影响因素、观察战争演进,基于实验数据的客观性、实验过程的对抗性、实验环境的逼真性、实验方式的交互性、实验结果的适用可信性,开启虚拟战争引领实体战争的新空间。

在信息化战争条件下,通过训练设计作战,又通过作战检验训练,“像作战一样训练,像训练一样作战”的战训一体化就可变为现实。精确设计战争必须按照战训一体化的总体要求,推动演训实验模式的转型,努力实现实战化训练的精准落地。

设计方法的关键在于尽可能贴近实战

设计战争要求在功能要素上注重全面性,防止陷于技术决定论,丢掉我军的优良传统和血性灵魂;在设计指导上要体现对抗性,避免自说自话、自导自演;在效果验证上要强调细节,绝不迁就过关、遗患未来。

运用系统思维,多角度分析敌我作战体系对抗的层级和关联,发现敌我作战体系对抗的优长和劣势,寻找敌作战体系运转的要害和弱点,以适应现代战争毁点瘫体速胜的新要求。

立足与强敌作战,切实把潜在作战对手搞清楚,把特定作战任务搞清楚,把特定战场环境搞清楚,最大限度发挥我军优势、规避我军劣势;最大限度利用敌人的弱点、降低敌作战体系效能,以能击不能,瞄着敌人的软肋和死穴打,确保不战则已、战则必胜。

要从整体上解决效果评价问题

综合战斗力即军队的综合作战能力。它是人与武器结合、与作战环境契合而产生的实打实的打仗能力,主要表现为信息作战、体系作战、精兵作战和联合作战能力。面向信息化战争的预实践,必须聚力解决演训实验中的“软松旧、虚假弱”问题,彻底摆脱车辆跑一跑、场面闹一闹、实弹打一打的流程。在实战化演训的更高层次上,针对特定作战环境和特定作战对手的静态分布和动态反应,对部队作战能力进行综合检验和评估。要把结果检验和过程检验结合起来,把整体检验和局部检验结合起来,把成功检验和失败检验结合起来,允许失败、宽容失误,通过辩证逼近、累积叠加,追求终极成功。把专家系统、信息与知识系统以及计算机系统结合起来,通过综合集成研讨,发挥综合优势、整体优势和智能优势,实现检验的智慧“涌现”,最后从整体上解决预实践的效果评价问题。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