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路相逢

——访海军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

来源:中国海军网作者:江永红责任编辑:闫培
2017-08-02 10:06
标题书法 张 继

1996年,台海风云突变,呈狭路相逢之势。就在这一年,引进现代级驱逐舰的谈判启动了……

此后不久,首舰接舰部队成立,舰员来自海军数十个团以上单位。他们先在国内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外语强化训练,然后分4批飞赴外国接受培训……

1999年12月,在国外某造船厂码头,举行了第一艘现代级驱逐舰的交接仪式。2000年1月3日,我舰员迎着新世纪的曙光,独立驾舰回国归建,于2月14日抵达舟山某军港。两天后首舰正式入列,被命名为杭州舰。

8个月后,一个新驱逐舰支队诞生,经从机械化到信息化、从浅蓝到深蓝、从训练型向任务型的“三个转型”,一支“杀手锏”部队被磨练出来。

“战斗部队不可没有霸气”

2016年12月20日,海军政委苗华来到这支海上铁拳部队,随舰出海指导海军组织的“战神杯”舰炮射击比武竞赛性考核。

此次竞赛,支队由随机抽点出的徐州舰参加,考核方式为“背靠背”。这么大的事,支队长许海华在出海检查时却说得云淡风轻:“发挥出正常水平就行!”“这么大的事,你们咋好像一点不紧张?”他说:“不能说不紧张,但心中有数。”

真是上阵的不急观阵的急。次日,东海某海区大雾弥漫,只能看到舰艏,气象条件极差,加上海军苗政委在舰上,他们能正常发挥吗?下午两点,雷达回波传捷报:对空,炮响靶碎;对海,炮响靶沉。

对这支养育他的部队,许海华感到有底气、有信心。在2016年初的中巴“朋友”军演中,徐州舰也是以这样的方式开训的。

徐州舰主炮对海射击。张千 摄

徐州舰有一个别号,叫“神补刀”。说的是一次编队反导,“敌”两枚导弹来袭,计划是由徐州舰打第一枚,兄弟舰打第二枚。在徐州舰击毁第一枚后,兄弟舰装备发生故障,他们紧急受命再打第二枚,虽然留给他们的时间只有几秒钟了,但他们又打了个凌空爆炸。

“这不值得夸耀。”徐州舰政委曾亮说,在同型护卫舰中,徐州舰与舟山舰号称靶机杀手。徐州舰一次任务打下过4架靶机、一口气打下过4枚靶弹,舟山舰一年击落了6架高速靶机,因每次靶机都被打光光,靶机队笑称他们是“最不受欢迎的军舰”。

采访中,我给官兵出了一道题:“你最引以为傲的事是什么?”让我惊讶的是,没有一个人把训练成绩作为选项,而说的几乎都是与战斗有关的事,例如远航创造了什么首次,出岛链创造了什么纪录,去哪里执行了什么重大任务,如何斗智斗勇捍卫国家海洋权益……想想也是,表演者讲表演故事,战斗者讲战斗故事。

这几年,要说这支部队的变化,就是出去的频率越来越高,出去的时间越来越长,出航半径越来越大,去年最多的时候是5个编队位列三大洋执行任务。支队政委吕东方对我说:“从训练型向任务型转变,从任务型向作战型拓展,是适应部队改革需要,也是适应国家利益拓展需要。”过去训战分离,执行一次任务,要准备好长时间,现在训练即战斗,无论是在港还是在外,说走就走。

马鞍山舰破浪前行。张千 摄

真的是说走就走。2012年,温州舰、马鞍山舰在时任支队长王建勋和时任副政委吕东方的带领下,在海上进行防空反潜训练,刚打了实弹,突然接到立即赶赴某海域战斗巡逻的命令。时任温州舰舰长陈景志对我说:“海军去这个海域执行任务,这是第一次。我们赶到后立即进入情况。19时,外舰从东南边向我插过来,编指命令发出战斗警报。双方互相抢占有利态势,绕了五六个圈,最近时距离才2海里。如此纠缠了两三个小时,外舰才离去。”

从这次算起,支队经常与外舰斗智斗勇,经常是由训练直接转入战备执勤。陈景志接着说:“能第一次参加此种任务,我引以为自豪。但比这更惊险的是同年11月19日,那天遇到11级大风,军舰横摇超过30度,人站都站不稳,浪头不断盖上驾驶室,一半以上舰员发生晕船反应,这对舰和人都是生死考验。就这样,我们在风浪中与外舰对峙了30个小时,直到对方熬不住,跑了,我们才撤。”

第一次驱逐侵犯我某管辖海域外舰的是马鞍山舰。舰政委石志斌描述当时的情景说:“那天半夜,见对方突然闯入,我舰立即拉响战斗警报,我做战斗动员,号召大家做好战斗准备!”当时,政治干部都被派到关键战位,给官兵鼓劲。就这样弯弓待发驱逐对方,同时反复喊话,直到次日凌晨2时把对方逼走。外舰走后,石志斌召集思想骨干开会,问有没有怯战的,大家都说:“一个没有,反倒格外亢奋。”主炮班长对石志斌说:“想着当兵11年了,今天能赶上这一趟,兵就没白当。”

后来,某国恶人先告状,通过外交途径提抗议,而网民却评论说:“军队能这样我们就放心了。”

泰州舰副炮对空射击。方廷 摄

“对恶人先告状,我们是有准备的。”泰州舰实习舰长张星一次率舰随编队去某海域执行任务,一艘外舰突然改变方向,加速向我舰插来,挑衅企图明显。张星果断向对方发出警告,指出其违反国际避碰规则,让对方保持安全距离,并做出应对动作,对手一看不好惹,让开了。张星说:“遇到这号挑衅者,不能示弱,还要留下影像和音频证据。我们不怕打官司,但不能干那种吃了亏再打官司的事,因为赢了官司也赢不回尊严,赢不回士气。”

采访中,我发现支队官兵都充满对战斗的渴望,身上明显有一股“放马过来,我不怵你”的霸气。对此,支队两位主官没有否认,说:“战斗部队不可没有霸气。”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