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上军事智能化发展的快车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赵明责任编辑:闫培
2017-11-15 16:26

阅读提示

●人工智能技术是后信息时代新技术发展的一个显著趋势,也是极有可能改写未来战争的颠覆性技术之一。目前,一些军事强国已将发展人工智能上升为国家战略,意在抢占未来军事竞争制高点。

●智能技术对于后发国家和军队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需要以时不我待的精神奋起直追,争取“弯道超车”,实现跟跑向并跑进而领跑的转变。

●一定意义上讲,智能时代与信息时代相比,制胜方式将从“击溃”向“瘫痪”转变;制胜关键要素将从“信息优势”向“智能优势”转变、从信息域转到认知域;制胜技术原理将从“切断敌信息链路”转到“瘫痪敌作战体系”。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这一重要论述高屋建瓴,准确把握了世界军事技术最新发展脉搏,指明了未来军队建设的重点环节,必将进一步推动我军建设和战斗力提升。

智能化已成为军事强国争夺的制高点

在信息技术逐步进入成熟期后,人工智能技术应运而生并逐步进入高速增长期,是极有可能改变未来战争制胜机理的颠覆性技术之一。一些军事强国已将发展人工智能上升到国家战略,从政策导向、战略规划、资金预算等方面予以大力支持。

智能化是军事信息化发展的必然阶段。自20世纪70年代信息革命爆发至今,信息技术历经近半个世纪发展,已经形成体系完备的产业集群并渗透到诸多领域,尤其在军事领域大放异彩。但研究表明,任何技术包括信息技术的发展都有一个周期。在经过缓慢的萌芽期和爆发式增长后,将会进入到成熟期。在成熟期,增长仍在继续,但取代它的新技术也将相应出现。人工智能技术,正是信息技术发展到高级阶段的必然产物。信息化并非军事技术发展的终结,随着信息技术发展步入成熟期,作为一种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及应用技术的人工智能应运而生,并一步步拓展军事应用。

军事强国纷纷抢占人工智能战略制高点。人工智能代表着新世纪科学技术进步的重要方向,为了避免“未打先输”,世界军事大国纷纷争夺这一未来战场“新的制高点”。目前,美军已经拥有近万个空中无人系统,地面无人系统更是超过1.2万个,这些系统已经成为美军行动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军在人工智能军事化发展上之所以领先,与其注重从国家层面推出相应发展战略不无关系。近年来,美国先后发布《2030年的人工智能与生活》《国家人工智能研究与发展战略规划》和《人工智能与国家安全》等报告,提出发展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国家安全政策建议,从军事演习、战略分析、重点投资及情报应对等多方面推进相关工作。俄罗斯则批准执行《2025年前发展军事科学综合体构想》,强调人工智能系统不久将成为决胜未来战场的关键因素,注重武器装备的智能化改造,开发作战机器人以及用于下一代战略轰炸机的人工智能导弹等。目前俄罗斯在某些项目上已经赶上甚至超过美国。

智能化技术呼唤军队智能化建设。随着大数据、云计算和深度学习方法等新技术新概念不断出现,人工智能在感知智能领域和认知智能领域取得重大进展,必将使未来战争场景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有专家预言,智能化战争将成为未来信息化战争的高级阶段。因此,应对日新月异的军事发展甚至战争挑战,必须加强军事智能化发展,在指挥决策、组织形态、战法运用等方面,加快形成竞争力。

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有利于实现弯道超车

军事竞争历来有“强者更强、弱者更弱”“一步落后、步步被动”的特征。但智能技术作为一种军民通用技术,开放性更强,一定程度上为所有人提供了大致相同的起点。因此智能技术对后发国家和军队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面对智能化浪潮,需要以时不我待的精神找准起点,设好目标,奋起直追,争取“弯道超车”,实现跟跑向并跑进而领跑的转变。

创新发展颠覆性军事理论。理论的创新带有根本性和指导性。智能技术不断向军事领域渗透,必然导致未来战争形态、作战方式、战争规则发生颠覆性改变,进而产生颠覆性智能化作战理论。当前,随着一批智能技术的军事应用,世界范围内已经产生了“分布式杀伤”“母舰理论”“作战云”“蜂群战术”等智能化作战思想。一定意义上讲,智能时代与信息时代相比,制胜方式将从“击溃”向“瘫痪”转变;制胜关键要素将从“信息优势”向“智能优势”转变、从信息域转到认知域;制胜技术原理将从“切断敌信息链路”转到“瘫痪敌作战体系”。 但正如智能技术并非是脱离信息技术凭空产生,而是在信息技术基础上逐步发展起来的一样,智能化作战理论与信息化作战理论创新并不相悖,而是可以相得益彰、齐头并进的。只是需要紧跟时代发展、把脉科技前沿,在发展信息化作战理论的同时,创新智能化战略理论和作战概念。

适应变革性的组织形态。编制体制最重要的功能是实现人与武器的有机结合,以形成强大战斗力。智能技术的到来,也必然使人与武器的结合发生根本改变。一方面,无人机编组、无人潜航器编组、机器人士兵编组必然走上战场。另一方面,无人与有人作战单元的协同编组,也将导致各类“混搭式”新型作战力量不断涌现。随着军事物联网、军用大数据、云计算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应用,诸如“云端大脑”“数字参谋”“虚拟物流”等也将出现。诸如此类的变化,必然使军队规模更趋小型化、灵巧化。作战力量编成则更加模块化、一体化,主要表现为各作战单元可以根据作战需要适时适地无缝链接;传统的军种体制将进一步转向系统集成。

研发划时代的武器装备。信息化战争的支撑技术主要为精确制导、传感器、信息处理、数据链等技术。智能化战争技术脱胎于信息技术,又远远高于信息技术,必将使装备发展更加异彩纷呈。诸如指挥控制人机协作、人体机能增强改良、脑联网等技术,都将催生相应的智能化装备。一些军事强国近年来不断颁布前瞻性智能技术评估和预测报告,强调发展网电一体的网络空间感知、进攻、防御和控制系统;水下无人侦察和打击装备,构建广域水下无人区域监控系统;发展高低搭配、有人无人编组,远程、隐身、高超打击结合的空中主宰和打击体系,等等。可以说,智能化武器装备正处于千帆竞发的关键时期,这对于后发国家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遇期。

创新革命性的作战方法。相比于信息化战争,智能化战争作战更加强调体系化。其中,获取网络空间优势仍可能是在其他领域成功实施军事行动的先决制权;“舆论攻击”和“心理打击”将全时域、无孔不入;太空、临近空间将成为谋求军事优势的战略制高点;水下特别是深海作战重要性将越来越强,等等。随着基因、仿生、纳米等技术的发展,各类作战空间将趋于更加紧密、各类作战力量的联合也更加一体。美军在作战试验中发现,当以无人机集群攻击其最先进的“宙斯盾”防空系统时,该系统根本无法实现全部拦截,大约存在百分之三十的漏洞。无论是人机结合,还是机器与机器相结合的智能化集群,都可以在更高层次提高攻击力度,实现集群的去中心化及抗毁性、保证行动的更加自主化,由此必然带来其战法创新空间的极大拓展甚至革命性变化。

推进智能化国防建设。把握人工智能发展机遇,加速推进军队信息化、智能化建设,当关注智能化国防建设。应贯彻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把握时代趋势,大胆吸收应用人工智能相关技术成果助推军队建设。在平台铸造、后勤保障、军事训练、国防动员等领域尝试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实现转型升级。制定军民通用的人工智能技术标准,推进人工智能民转军与军转民相互促进,协调发展。建立人工智能发展数据库、专家库,追踪人工智能科学和技术发展,培养人工智能技术骨干,为加快发展最新智能技术提供智力支撑。

注重拓展智能化军事训练

虽然人工智能技术的军事应用刚刚起步,对我军来说还是一个崭新的课题,但这并不等于说可以忽视人工智能军事训练。

让胜算先在实验室里奠定。战场无亚军,战争往往不会给战败者重来的机会。要借助人工智能技术最新发展成果,加强战争虚拟实验,力争“把所有败仗打在实验室里,把最后一场胜仗留在现实中”。如美国及其盟友近年来持续组织的“施里弗”太空网络演习、“锁顿”网络安全演习等,就是借助人工智能信息系统,反复测试网络作战方案,弥补漏洞。

加强人的智能化训练。未来战场最终决定胜负的是人而不是物。智能化武器和技术的广泛应用,不会改变人是战争主体这一根本,但同时也必将对人的智能水平提出更高要求。当前即使是军事强国的智能化装备,在决策包括操作层面也都离不开人的介入。因此,加强人的信息化、智能化素质培养显得尤为重要。要强化对信息论、系统论、控制论、决策科学、计算机技术等现代化方法和手段的学习掌握,不断提升官兵思维水平与创新能力。推动学习智能化武器、指挥控制系统操作,掌握其性能和使用特点,发挥其最大作战效能。同时,强化自动化和智能化作战指挥训练,尤其是人机协作训练。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