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船去西沙,见证80余位官兵家属的甜蜜之旅——

团圆在天涯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肖 永 盆世舟 记者 陈国全责任编辑:闫培
2018-02-26 10:14

站在海南文昌清澜码头,秦建国向大海深处眺望。

这是位身材高大的老人。温润的海风吹拂着他的满头银发,亚热带阳光打在他古铜色的脸上,会心的笑容荡漾开来。

2018年2月9日,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南海黄昏,老人的心情此时却充满了别样的期待——

两个月前,秦建国和老伴张丽君像很多东北“候鸟”一样,从冰天雪地的吉林老家出发,一路自驾游,抵达温暖如春的海南。途中,老两口接到了西沙部队的邀请——上岛和儿子团圆,可谓意外之喜。

再过10多个小时,他俩将乘坐“三沙一号”交通补给船抵达西沙永兴岛,见到在那里守岛的儿子秦川。

想到这一点,秦建国老人眼神里闪烁着抑制不住的激动。他下意识地掏出手机,“百度”了一下码头到吉林老家的距离:4128公里;而这里离永兴岛的直线距离,仅300多公里。

此刻,距离农历戊戌年春节仅有一个星期。这意味着,这个春节秦建国和老伴可以和儿子一起团聚了。

和他们一样幸运的,还有80余位西沙部队的官兵家属。他们来自湖南、福建、江苏、河南、山东等15个省市。齐聚在文昌清澜码头的他们,将奔向同一个目的地——西沙宝岛,与各自的儿子、丈夫、父亲和兄弟团聚。

就在他们热切等待“三沙一号”出发的这一刻,海的那一边,岛上的官兵们也在翘首期盼,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这,注定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团圆之旅。

这一夜,团圆之旅不再遥远

2月9日18时,汽笛声响,“三沙一号”徐徐驶离码头。

金灿灿的夕阳铺满在船顶层甲板上,沐浴着这群特殊的旅客。他们中,很多人是第一次乘坐轮船出海。他们不停地变换摄影角度,就着每一处美景,乐此不疲地互相拍照留念。

劈波斩浪,“三沙一号”渐渐驶入夜色。这一夜,对于这80余位上岛过春节的军属来说,将是终身难忘的体验。

“海浪把战舰轻轻地摇……”船舱里,西沙某水警区士官吕超帅的妻子谢丹丹轻声唱着催眠曲,哄着女儿吕雯馨睡觉。

同住一个舱室的陈美,是西沙某水警区三级军士长邓定斌的爱人。她7岁多的儿子邓朝阳已经跑到别的舱室,跟刚刚结识的小伙伴们玩闹去了。

还有一夜,他们就能和家人执手天涯。嘀嗒,嘀嗒……距离越近,时间似乎过得越慢。此刻,这一夜,显得如此漫长。然而,相比以前,这趟团圆之旅快捷得“不可思议”。

8年前,与邓定斌在电话里谈了一年多恋爱的陈美决心上岛看一下。当时动车还没有开通,也没有民用的交通船只,虽然家在广东,可坐火车到海口,再转到三亚,途中已经记不清辗转换了多少次交通……

那次刻骨铭心的海岛之行,陈美理解了守岛官兵的不易,也体会到了上岛之旅的艰辛。

多年来,陈美最大的期盼是一家人一起过团圆年。以往的奢望如今变成了现实。接到部队邀请的她,“下一番狠心”决定带一双儿女一起上岛。让她没想到的是,一路畅通无阻,三沙市安排的接送车辆直接载着她到了码头。

陈美的感受,也是很多家属们的共同感受。

“要不是孩子闹着要见爸爸,我真不想来!”2013年的海岛探亲之行,横跨七省、用遍了陆海空交通工具,军嫂罗媛直呼“遭了老罪”。

那一次,罗媛带着两岁多的孩子从山西长治老家动身,途中遭遇暴风雪,乘坐的长途客车在高速公路上堵了六七个小时。赶到郑州机场时已经凌晨一点,因大雪机场关闭,航班停飞,直到第三天她才飞到三亚。

这一次探亲之旅,在罗媛眼中顺利得“没想到”……

罗媛的老公胡海玉是岛上某场站车辆修理保障的技术“大拿”。15年的岛龄,让他患有严重的膝关节病。

夜深了,行驶的海轮随着波浪有节奏地摇动。孩子睡着了,罗媛此时忙里偷闲,在为老胡手工缝制的护膝上,耐心地绣着“平安”字样。

从四川宜宾老家赶来的宋川宁、刘海英夫妇,有着与其他上岛家属不一样的“烦恼”——他们的儿子宋天雄至今未婚单身,是永兴岛守岛部队的一名士官。

电话里,孩子说:“今年上岛的名额增加了,不仅官兵配偶子女可以上岛,父母也可以来过年。”夫妇俩思量再三,决定到岛上看孩子,不过他们有另外的盘算:今年岛上团聚,一定要动员孩子抓紧谈对象……

夜空繁星点点,甲板上的人们渐渐散去,舱室里也安静下来。

此刻,枕着起伏的波涛,孩子们都已进入香甜的梦乡。此刻,满心期盼团聚的大人们却正在经历着最甜蜜的失眠。

顶着星光,迎着海风,“三沙一号”载着一船人的期盼,载着一船人的思念,在夜色中航行。

这个清晨,小岛的海风满是甜蜜

2月10日清晨,天微微亮,甲板上站满了翘首眺望的军属们。

近了!近了!永兴岛,从一个黑点,渐渐显现出海岛轮廓,越来越清晰。

望着映入眼帘的美丽海岛,秦建国的眼神里流露着好奇和亲切。这位从小在军营长大、父亲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人,一向支持儿子在部队的工作。

去年,儿子秦川从大连调到海南,很快又调整到西沙工作,秦建国夫妇俩二话没说,坚决让秦川“服从组织安排”。听儿子说在这里的工作已经得心应手,秦建国倍感欣慰。

7时许,“三沙一号”缓缓驶进港池。

码头上,官兵挥动着双手。甲板上,通道处,大家踮着脚尖,不停挥手,时不时有人发出“看到了”“看到了”的呼喊。

人群中,某场站助理员李强4岁多的女儿李柠西,在妈妈耿艳蕊的怀里不停地喊着“爸爸”“爸爸”。结婚7年,李强也只是在家里过了一个春节。前年回郑州探亲休假,见到孩子,李强伸手想抱,李柠西连哭带喊,一个劲地把他往外推。此时,小柠西从欢迎的队伍中认出爸爸,耿艳蕊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人群中,宋川宁、刘海英夫妇提着从老家带来的腊肉、香肠,张望着寻找儿子宋天雄。电话里,刘海英就对儿子说要把“家乡的味道”带到天涯海角。

终于到了!“三沙一号”靠稳在永兴岛码头。

“爸爸!”9岁的王一萱第一个快步走下舷梯,紧紧跟爸爸王成峰拥抱在一起。这次上岛,小家伙挑选了一块手表作礼物送给爸爸。她想提醒爸爸干工作注意休息。

李柠西仍然没有接受爸爸伸过来的热情双手,直往妈妈耿艳蕊怀里钻,机灵的双眼不停地来回扫视,望着码头上来来往往、身着海洋迷彩的叔叔。

曾经多少次,徘徊在路上、等待在窗前,盼着亲人回家的身影——此刻,全都化作了海岛码头短暂的相聚,化作了一个个交错的眼神,化作了一两句简短的问候——

邓定斌忙着从陈美怀里抱起邓雯嘉,在仅见过两次的女儿粉嘟嘟的脸蛋上亲了两下。

一脸笑容的胡海玉一手接过爱人罗媛的行李,一手将孩子揽入怀中。

秦建国轻轻拍了拍儿子秦川的肩膀,算是打了个招呼……

这个普通的小岛清晨,因为这群特殊客人的到来,海风中满是甜蜜。岛上的渔民也赶来看热闹,分享着这份团聚的欢乐。

此刻,太阳冉冉升起。热情的永兴岛敞开怀抱,迎接着来自祖国各地的亲人。

这一天,他们手牵手相聚在天涯

北京路,永兴岛上的心脏地带,人头攒动。

网上搜索,全国十多个城市都有“北京路”。而祖国最南端这条300多米长的北京路,是上岛客人的必到之处。

电话里,邓定斌多次跟儿子邓朝阳“吹牛”——永兴岛上的北京路一点也不比省会广州繁华的北京路步行街差!

午饭后,邓定斌带着一家人,兑现了带着孩子逛北京路的承诺。银行、医院、超市、面包店……拉着儿子的手,邓定斌边走边说:“孩子,这就是西沙的北京路,代表着西沙水兵与首都北京心连心!”

一家人手牵手地走进永兴邮局,他们细心地挑选颇具特色的三沙特色明信片和文化衫,计划带回老家,让双方的父母亲人分享他们团聚天涯的快乐。

北京路尽头,上岛的亲属们忙着与标识牌合影,上面的数字,标注着永兴岛与首都北京相距2680公里。

在西沙海洋博物馆,王成峰兑现了对女儿的诺言——带她去看官兵亲手制作的海洋生物标本。孩子高兴地说,这下子寒假作文有新鲜内容可写了!

“我们这里有海石花厅、海龟龙虾厅等8个厅,共收藏各类海洋标本、图片资料约400多种、3000多件。”听着介绍,王一萱、邓朝阳等10余孩子看得目不暇接。

在石岛老龙头,王成峰一家人兴奋地拍照留影。以“祖国万岁”石刻为背景,妻子樊亚娟执意拉着9岁的女儿王一萱和王成峰拍张全家福。

原来,从小喜欢画画的王一萱第一次画全家福,画面上一家人牵着手,可她在爸爸的头部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问她为什么这样画,孩子说记不清爸爸长什么模样。当时,樊亚娟心头一紧,连忙拿起电话,让王成峰多拍点照片寄回来。樊亚娟把王成峰那张站在“祖国万岁”石刻前的照片设置成电脑桌面,并且把这张照片洗出来装框摆放在小一萱的床头,让孩子记住爸爸的模样。

永兴岛主权碑前,挤满了人。大家认真看碑文,了解西沙的历史。秦建国特意拉着老伴张丽君的手,照相留影。

配上“西沙,我的家”简短文字,秦建国发了一条“朋友圈”。不一会儿,手机里得到一长串点赞。

夜幕降临,广场上三沙军民自导自演的新春晚会开始了。

在永兴社区,在渔民开设的农家乐餐厅,来自天南海北的人们品尝着地道的海鲜,一家人团聚,其乐融融……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