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美军花样繁多的概念创新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司 嘉责任编辑:曹可轩
2018-04-08 09:53

面对美军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作战新概念、新理论,我们应涵养“乱云飞渡仍从容”的战略定力,防止被其拖入无效的理论空耗之中。

海湾战争以来,美军相继提出了诸多新概念,近两年又在热推“多域战”“电磁战”等概念。研究美军花样繁多的新概念不仅需要看其表象,还应深入剖析其发展规律及其背后的战略意图。

以概念创新应对新型挑战。通常讲,概念是军事理论的内核。美军的概念(Conception)有着四重涵义:一是反映理论精髓要义的核心理念,如“信息优势”“全维作战”等;二是一种新的理论成果的标识符,如“高边疆”“基于效果”等;三是具有层次性和开发性的概念架构,如从联合作战顶层概念到联合行动、联合职能和赋能的下位概念,再到下一层级概念的开发与实验;四是具有战略构想意义的行动指南,如适时推出的转型概念文件、军种行动概念、联合作战进入概念等。《美国陆军顶层概念》开篇就指出,“由于我们将无时不处在变革之中,观念的交流和概念的发展必须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美军如此重视概念创新的背后有其深刻的内在动力——一是追求绝对安全的需要。美国多年来凭借着“东西有大洋,南北无强邻”的地理条件及前沿防御战略,确保了自身的安全和霸权政策的实施。但“9·11”事件彻底摧毁了美国的安全观。为构建起绝对安全的战略环境,美国将多国预设为“假想敌”,并推出一系列作战概念予以应对。美军的“空海一体战”“无人机蜂群攻击”就是为了有效应对高端对手不断精进的能力而提出的作战概念。二是打赢高端战争的需要。美军强调所提出的概念首先是一种作战概念,并始终把重心放在作战行动和打赢战争上。美军近年来热炒的“多域战”就是聚焦2025-2040年大规模、高强度、信息化战争,不断拓展陆海空天电网六大作战领域的能力,打破传统军兵种领域之间的界限,以实现同步跨域火力和全域机动。三是应对未来挑战的需要。在美军诸多转型概念文件中,应对挑战是贯穿始终的一个关键词。从对手到自身、从技术到资源、从现实到未来、从显性到潜在,美军强调在应对日益复杂多元的挑战中美国输不起,为此美军不断翻新作战概念,提出诸如“电磁频谱战”等在内的一系列融合新型武器系统的作战理念。

以战争实践牵引概念创新。概念是鲜明的时代表达,是变革的内在驱动。前美国国防部顾问、兰德公司资深分析家布鲁斯·伯科威茨指出:“自2500多年前波斯居鲁士大帝创建第一支有组织的军队以来,战争的基本概念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而如今,信息革命正在改变战争的基本概念。”美军在这场由信息革命引发的新军事革命中,一直扮演领头羊的角色,突出体现在运用“结构瘫痪战”“非接触作战”“非线式作战”“非对称作战”“指挥控制战”等新概念,推动作战方式的根本性变革;应用“全球信息栅格”“太空作战”“认知空间”“电磁频谱战”等新概念,实现对多维战场空间的掌控;大力研发定向能、智能化、高超声速等新概念武器,运用“系统集成”“无缝隙链接”等概念,实现技术装备作战效能的最大化;制定《战略威慑联合行动概念》《大规模联合行动概念》《联合跨域指挥与控制功能概念》《聚焦后勤功能概念》等战略指导文件,加快变革和转型的步伐。

美军还高度重视通过概念创新进行战略层面的顶层设计,形成清晰明确的战略目标指向和未来发展愿景,推动战略指导的创新。近十多年来,美国从国防部、参联会到各军种,陆续制定出台了一系列具有战略构想和规划性质的概念文件,其共同特点是以“顶层概念”为中心、辅以若干“支撑理念”,指明所要达成的战略目标和未来愿景。2011年美国国防部推出的《联合作战进入概念》文件,强调“联合作战进入”概念是一个顶层构想,在其下开发运用“濒海作战”“跨域协同”等概念和行动构想,战略目标是打赢与具备强大“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对手的战争。美军多年来一贯秉承着“提出概念——形成构想——重塑能力——实战验证——再提新概念”的军事创新链条。近年来,美军更为注重依托前沿力量体系,特别是亚太前沿部队,借助多样化兵力运用活动,积极验证多种新型概念。

深刻把握美军概念创新的内核。美军以推进军事转型为抓手,积极谋划作战理论创新,提出了一大批新概念、新思想、新观点,并注重把概念创新作为能力塑造和作战设计的重要途径,不遗余力地推动概念走向实战、打造未来战场优势,以赢得国际军事竞争中的主动权。然而,纵观美军作战概念的发展与实施情况不难发现,上述花样繁多的新概念大多难逃半路夭折的命运。美军新型作战概念和理论在提出伊始起到一定牵引作用后,往往因军兵种内斗或军内领导层更迭而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直至最终消亡,而后美军又会提出新的概念或思想,如此循环往复。

深入分析美军一系列新概念,我们还应当清醒地认识到这些不断翻新的军事新概念、新理论背后隐藏着其深层次的战略谋划,即“通过把角逐焦点引入自身优势领域从而在长期竞争中击败对手”。在美苏对抗的冷战顶峰时期,美军正是利用夹杂着“技术奇袭”与“技术欺骗”的新型作战理论进行战略诱骗,将苏联拖入了恶性军备竞赛之中,最终拖垮了这一强大对手。《孙子·虚实》篇中有云:“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面对美军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作战新概念、新理论,我们应涵养“乱云飞渡仍从容”的战略定力,时刻保持清醒头脑,理性研判国际形势,牢牢把控军事理论创新主动权,避免被其拖入无效的理论空耗之中。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