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山  梦系深蓝

——新中国首位维吾尔族女海军的追梦人生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凌硕 许必成 张 虎责任编辑:曹可轩
2018-05-02 09:01

“你是我们维吾尔族第一位女海军,这是多么光荣的事”

4月11日,在新疆电视台的一间演播室里,阿木拉汗在节目组的安排下,见到了从东海舰队退役的维吾尔族海军女兵苏丽亚·买提明。同在海军服役的经历,让一老一少两代女兵相见分外亲热。阿木拉汗拉着苏丽亚的手,眼泛泪光地说:“看到你,让我想起自己的年少时光。我就是在党和军队的培养下,从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姑娘成长为一名女战士。”

在苏丽亚充满好奇的目光中,阿木拉汗的传奇经历被缓缓讲述——

1969年,在新疆天池脚下的阜康县城,发生了一件轰动十里八乡的事:满苏尔家的女儿阿木拉汗,那个绰号“黑丫头”的小姑娘竟然参军入伍成了一名海军女战士!

阿木拉汗的母亲,一位普通的维吾尔族妇女,拿着女儿千里迢迢寄回来的信件和军装照片,激动地在乡邻亲友间奔走相告。父亲则语重心长地给她回信:“你是我们维吾尔族第一位女海军,这是多么光荣的事。从此,你不仅代表着新疆,更代表着人民军队,要永远为祖国奉献!”

这一年,阿木拉汗17岁。出身于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的她,在父亲的主张下,从小就上汉族学校,努力学习汉语。她13岁小学毕业时,恰逢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在少数民族地区招收优秀学生到中央民族学院附中就读,阿木拉汗幸运地成为其中一员。在校期间,品学兼优的她,经过层层选拔光荣入伍到海军南海舰队,成为中学200多名学生中唯一一名女兵。

入伍后,南方强烈的光照、闷热潮湿的气候,很快给这位通信连话务女兵一个下马威。新训不久,她就因为严重的紫外线过敏和水土不服,脸上生出许多红疹和脓包,还数次因为中暑晕倒。

但这个女兵不服输。她不但努力将话务工作完成得十分出色,还总是冲在训练一线,和男兵一起爬七八米高的电线杆,夜行军常常拔得头筹。训练之余,战友们还经常看到她挑着沉重的粪桶,到连队的菜地里施肥、劳动。当兵一年,她就光荣入党、被连队评为“五好战士”,并提干保送到护校学习,毕业后成为海军423医院的一名护士。

从此,她距离大海更近了,可以时常登上军舰,奔赴各海岛为官兵巡诊。

阿木拉汗还记得第一次登上军舰,一钻进狭小的舱室,混杂着机油和呕吐物气味的空气便扑面而来。在风浪中,她也忍不住剧烈呕吐起来。可她提醒自己,上军舰是为战友巡诊的,自己不能先倒下!

她强忍晕船的痛苦,耐心为每名战友查体。当她看到一名战士表情痛苦,上前准备询问时,这名战士突然喷射状呕吐,喷了她一脸。她摘下军帽,简单擦一把脸上的污物,迅速诊断出这名战士患了急性阑尾炎,需及时上岸救治。

渐渐地,暖如春风的笑容和娴熟的护理技术,让越来越多的舰队官兵记住了这位维吾尔族姑娘。然而,4年的南方生活,伴随她的是日益严重的湿疹、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每当风湿发作,她疼得直不起腰;严重的紫外线过敏,让她脸部的皮肤变得瘢痕累累。

组织上考虑到她的身体健康,提出将她调回入伍地——北京。

北京,这个她曾度过美好中学时光的城市,怎能不令她魂牵梦萦?可她却始终难以决定……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