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山  梦系深蓝

——新中国首位维吾尔族女海军的追梦人生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凌硕 许必成 张 虎责任编辑:曹可轩
2018-05-02 09:01

“世界上没有比阿木更好的护士”

1974年的一天,坐在返回新疆的火车上,阿木拉汗望着窗外连绵的山峦和稻田,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

在中央民族学院附中读书的日子,是物资紧缺的年代,但新疆班的同学每人每月能领取19.5元的生活费,日常的伙食很丰富,老师的关怀更是无微不至。后来到部队,她不仅和战友们亲如一家,还在组织的关心下,成长为一名共和国女军官。每每想到这些,她心中便充满感恩。

只是到医院工作后,她会时常想起缺医少药的家乡。“我精通维、哈、汉3种语言,还是应该回到新疆,那里的群众更需要我!”经过反复考虑,她郑重向组织提交了申请。

这一年,阿木拉汗调回新疆军区总医院骨科,开始了长达33年的医护生涯。

一天,阿木拉汗正在值班,边防干部岳风仪被辗转送至骨科病房。当时的她不曾想到,日后对这位病人的护理竟长达20年。

岳风仪被确诊为胸椎骨巨细胞瘤,手术后高位截瘫。因长期卧床不能自理,他的家人也离他而去,只剩下骨科的医护人员常年照顾。

为防止岳风仪生褥疮,阿木拉汗值班时每两个小时为他翻一次身,洗头、擦澡、理发、护理大小便、肌肉按摩等,她都亲力亲为。她还想尽办法让对生活失去信心的岳风仪重新振作起来。只要在家里做饭,她一定多做一份打包带给他;她主动帮他买书、寄信,鼓励他丰富自己的生活。每逢春节,她都会亲手给他煮一份饺子,带着儿女到病床前为他表演节目。她的女儿古丽说:“我妈真的是把岳叔叔当亲人一样,连我们也觉得岳叔叔就是家人。”

在阿木拉汗和护士们20年如一日的悉心照料下,岳风仪从未生过褥疮,并重获生活的勇气和力量。他病重离世前,嘴里反复念叨一句话:“世界上没有比阿木更好的护士!”

如此评价阿木拉汗的,不只岳风仪一人。

如今已75岁的全国劳动模范安庆明始终记得,在她1989年遭遇严重车祸住院的日子里,阿木拉汗每天趴到病床下,通过床底铁丝网的缝隙为她换药,像对待亲姐妹一样,喂她热乎乎的羊肉汤,搀扶她进行康复锻炼。

阿木拉汗的全心付出感动过很多病人,一些淳朴的少数民族乡亲为了感谢她,带来和田玉等珍贵物品硬要塞给她,被她一一婉拒。

女儿古丽回忆道:“有一次我得病住进军区总医院,我住在一楼妈妈在二楼,可直到我住院第3天,她才抽出时间来看我。”

阿木拉汗笑笑说:“哪个妈妈不想陪在自己孩子身边?可每天有那么多病人需要照顾,分心不得。其实她不知道,我深夜忙完工作,都会打着手电筒去看一眼在病床上熟睡的她。”

古丽的眼圈红了:“我现在长大了,理解了妈妈的大爱。我很敬佩她。”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