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使中东战云密布——

伊以冲突:“螺旋式报复”何时休?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瑞景 王海兰责任编辑:闫培
2018-05-31 09:17

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出伊核协议。这一“退群”之举给本就脆弱的中东地缘板块带来巨大冲击,并直接引发了存有结构性矛盾的伊朗和以色列的刀兵相向。

“雨点般袭击”引发“洪水式报复”

就在特朗普发表“退群”讲话后1小时,以色列就向叙利亚大马士革南部的齐苏埃地区发射导弹。叙方称,导弹从以色列占领的戈兰高地发射,命中了伊朗军事设施,造成包括8名伊朗人在内的至少15人死亡。

回应很迅猛。5月9日深夜至10日凌晨,叙境内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向戈兰高地发动了“雨点般袭击”——共发射20枚火箭弹,但未造成人员伤亡。

报复不过夜。10日当天,以色列做出强势回应,进行所谓“洪水式报复”——出动28架战机,发射约60枚火箭弹,对伊朗在叙境内的几乎全部军事设施,包括武器库、运输设施和情报中心等进行打击。报道称,这是自2011年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以色列对叙最猛烈的攻击行动。以国防部长利伯曼称:“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设施基本被摧毁。”

此后,双方厉兵秣马,大战一触即发。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伊朗将约200枚导弹瞄准以色列大城市,而以色列则向戈兰高地调兵遣将,并关闭了以叙边界、戈兰高地以及约旦河以东的民用航空线路。联想到以色列议会近日刚通过一项提案,授权总理和国防部长在紧急状况下可直接宣战或批准重大军事行动,一时中东地区战云密布,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美国《大西洋月刊》称,本轮“互殴”是以色列近年来对叙利亚发动的最大规模军事行动,也是伊朗对以色列目标极为罕见的打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发问:“这到底是战争的序幕,还是未来僵局的一个信号?”还有评论称,伊朗和以色列的紧张关系好比“一辆只有加速器,却没有刹车的汽车”。分析认为,最糟糕的情况是,冲突蔓延到黎巴嫩,真主党决定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以色列继续对叙利亚发动袭击作为回应……双方的“螺旋式报复”引爆“第六次中东战争”。

“跳棋思维”触碰“底线中的底线”

事实上,自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以色列与伊朗围绕叙利亚的“暗战”就从未停止。以色列前空军司令埃斯赫尔称,伊朗一直将以色列视为最大敌人,并声称要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但由于伊以之间不接界,伊朗就运用“跳棋思维”,先是从黎巴嫩南部的真主党入手,2011年以后又趁着叙利亚战争之机渗透到戈兰高地以北,使得如今这两地好似冷战时期的古巴,严重触碰了以色列的安全底线。

据以军方估计,目前伊朗在叙利亚境内大约能够调动10万人,此外还在黎巴嫩、巴勒斯坦等国储存了大约10万枚火箭弹和导弹,对以色列的安全造成巨大威胁。俄媒分析认为,以色列的“红线”是,戈兰高地以北50公里内,即叙境内靠近以边界的地区,不允许出现伊朗军事基地,同时阻止武器流入伊朗在黎巴嫩的盟友真主党手里。尤其在近日黎巴嫩大选中,真主党成为赢家。伊朗的影响力势必扩大,因此什叶派武装在叙以边境的威胁更是以色列“底线中的底线”。

对于安全威胁,以色列从来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以色列海法大学约瑟夫教授认为,2000多年的苦难历程,特别是纳粹大屠杀带来的心灵创伤,让以色列人普遍有种“安全焦虑”,也让包括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内的历届领导人抱定一个信念:“要生存,只能靠自己。”

因此,自2012年以来,以色列对叙境内的伊朗武器运送车队发动近百次空袭。今年4月,以空军还袭击了叙T-4空军基地附近的伊朗无人机设施,导致几名伊朗人丧生。对此,伊朗政府很愤怒,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高级助手阿里·阿克巴尔·韦拉亚提放狠话称:“以色列空袭了伊朗的空军基地,它就等着遭受强有力报复吧……事情不会不了了之。”

“恐怖平衡”下的“低烈度冲突”

伊以在戈兰高地互射导弹,会否引发“第六次中东战争”?分析认为,双方在军事综合实力上各有千秋,逐渐形成“恐怖平衡”,未来博弈将更有可能以“低烈度冲突”的形式出现。

以色列是“默认”的拥核国,由于从德国购进可发射核导弹的潜艇,一般被认为具备了“二次核打击”能力。以色列每年的军事预算在200亿美元左右,远高于伊朗的60亿美元。因此,以军在战机、坦克、反导系统等重要武器装备的数质量方面均占优势。另外,以色列还具备强大的远程打击能力,如摧毁伊拉克重兵防守的核反应堆、奔袭乌干达解救人质、重创叙利亚核设施等。近日披露的以色列前国防部长巴拉克的录音还显示,以领导层2010、2011和2012年三度试图打击伊朗核设施,但最终因各种原因流产。

伊朗仅拥有一定的核能力,在许多常规装备上也同以军存在差距,但由于其巨大的体量和广阔的战略纵深,以及拥有一些“撒手锏”武器,同样也能让以色列心生忌惮。例如,伊朗“杰里科”系列弹道导弹,虽然载荷小、威力有限、射程不远,但足以对以色列这种国土狭小的国家构成致命威胁。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副指挥官萨拉米就放言:“以色列全境都在我们武器的射程范围内,无处可逃。”此外,伊朗还可联合真主党、哈马斯对以境内经济发达、人口稠密的中心地带实施导弹和火箭弹袭击,客观上也为其增添了博弈的筹码。

因此,在这种“恐怖平衡”下,双方更可能进行“低烈度冲突”以及之前一直进行的“代理人战争”。不过,正如英国《新政治家》网站所言,虽然双方都不想打仗,但他们也不愿意后退,这有可能让双方被动卷入一场谁都不愿卷入的错误战争。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