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部战区海军某基地一级军士长何世荣,入伍后一直铆在战舰默默奉献——扫雷舰上的二十九度春秋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徐 巍 本报记者 刘亚迅 特约记者 代宗锋责任编辑:徐涛涛
2018-11-08 11:32

东部战区海军某基地一级军士长何世荣,入伍后一直铆在战舰默默奉献——

扫雷舰上的二十九度春秋

■徐 巍 本报记者 刘亚迅 特约记者 代宗锋

何世荣在进行日常检修。周 浩摄

9月30日,何世荣度过了自己的47岁生日。在他服役29年的扫雷舰上,战友们为他精心准备了蛋糕。

新兵入伍第一次登上长涂岛时,何世荣刚刚过完生日。此后的29年,他的军旅人生和扫雷舰牢牢“绑”在一起。

刚上岛的情景,何世荣至今清晰地记得——石头垒成的营房里,烛光微弱。“晚上7点发电,9点停电;8点半最后一次供水,你们抓紧时间。”班长叮嘱道。

那晚,海风呼啸,何世荣一宿没合眼。

“上舰不上扫雷舰,上艇不上猎潜艇。”走上了扫雷舰,何世荣立马对这句流传已久的顺口溜有了切身体会。

老式扫雷舰的官兵在码头上就餐。严冬,长涂岛寒风瑟瑟,部队集合唱完歌,盛好的菜早就凝起白白的油花;夏天,在码头吃饭就像进了蒸笼,大汗淋漓。船舱里没有空调,天热时就像一个烤箱,何世荣和战友经常睡甲板。

有一次,一位老兵拍着他的肩说道:“吨位小、编制少,苦也苦不出奔头,不如干几年就下岛。”

何世荣没吭声。很小就替父母分担生活重担的他,认一个理儿:只要肯吃苦,便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不久,一次特殊“礼遇”,让何世荣更加坚定了这个信念。

那天,海上航行,迎面驶来一艘驱逐舰。两舰靠近时,驱逐舰鸣笛声响起,向扫雷舰致敬。班长告诉他,按照国际惯例,别的舰艇与扫雷舰在海上相遇,都必须向扫雷舰鸣笛致敬,哪怕航母也不例外。

这一刻,何世荣感受到了扫雷兵岗位的荣光。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