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兵叫“别人班的兵”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钰凯 陈萌 相双喜责任编辑:张峻银
2019-07-17 15:30

第76集团军某旅上等兵邬磊、龙虎在训练场上进行翻轮胎比赛。 李灰懿摄

注:参与此次调查的有125名班长及451名士兵。受访班长中,20%是80后,80%是90后;受访士兵中,5.8%是80后,91.3%是90后,2.9%是00后。制图:王钰凯

对孩子而言,家长和老师是成长道路上最重要的人。对士兵来说,班长则有着家长与老师的双重身份。

班长带兵与家长带孩子,有异曲同工之妙——家长们爱念叨“别人家的孩子”,班长们也总关注“别人班的兵”。

刚到部队,新兵余胜伟就发现了这里的不同——道路两侧张贴着优秀士兵的大幅海报,机关楼前的展板上是每季度评选出的优秀士官,一进连队就看到“双争评比栏”“龙虎榜”和“训练课目及成绩一览表”。

上榜并没有那么简单。大到一场比武,小到一次练兵,只有在各类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士兵才能榜上有名。渐渐地,余胜伟发现了一个现实:竞争无处不在,比较无处不在。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名为“别人班的兵”的“对手”。第一次战术训练时,余胜伟发现,这个“对手”叫作“赵拓”。

“你看看赵拓是怎么爬的!人家用的是什么姿势?你用的是什么姿势!”眼瞅着余胜伟接连爬了几次都没进步,班长气得直跺脚,“要是再爬不进25秒,晚上就别吃饭了!”

听到这儿,余胜伟当时就想撂下枪,不爬了,“才开始练,也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吧。”他转身看看兄弟班的赵拓,发现“人家”还在爬,手肘已经磨破,血把衣袖都浸湿了。

“爬这么快,有什么用?及格不就行了。”余胜伟不以为然。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又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天,收效甚微。

转变发生在不久之后。在班长的耐心交流和不断鼓励下,余胜伟开始奋起直追。“最起码,我也要和别人做得一样好!不能让班长失望,更不能让别人班的兵把我看扁了。”

6个月后,余胜伟以优异成绩顺利完成结业考核,还评上了“优秀学兵”。

班长是离士兵们最近的“大家长”,带着几个或十几个兵,不仅要领着他们训练作战,照顾他们的衣食住行,还要关注他们的个人成长。

日前,记者走进第76集团军某旅,通过对这个旅进行调查后发现:大多数受访班长会拿自己班的兵和其他班的兵进行比较。

有些人认为,这样有利于增强部队凝聚力和战斗力。不过,也有人觉得,这样并不利于兵的成长。

“看别人班的兵那么优秀,自己就感到有一种压力”

特战八连是旅里的尖刀连队,优胜劣汰的氛围无时无刻不裹挟着每名官兵。作为连里的一名班长,上士马强也一直秉持着严格带兵的作风。

“班里最多的时候有11名兵,我对他们的期望都比较高。”马强对班里的士兵要求尤其严。

调查显示,95.2%的受访班长对自己带的兵“期望高”,其中44%的受访班长认为自己“期望非常高”。

“现在全军上下大抓军事训练,班长要求高也是情理之中。”入伍第2年,杨潇就担任了新兵连副班长。新兵连训练标准高,大多数班长都很看重成绩。

不过,无论是高期望还是严要求,都是班长们真情爱兵的一种表现,毕竟“严是爱,宽是害”。“归根结底都是为了他们好。”杨潇坦言。

期望一高,班长们就难免产生比较心理。受访官兵中,81.6%的班长称,他们会拿自己班的士兵和其他班的士兵作比较。83.6%的士兵认为,自己会被班长拿去与其他班的士兵进行比较。

“这种比较,涉及方方面面,往往是出于一种不服输的心态。”杨潇结合自己的带兵经历说。他经常下意识地进行这种比较,比如带队出去就会比队列、比作风;训练考核就会比成绩、比排名。但多数时候,杨潇并不会当面说出来。

下士钱信宇说,上次比武考核时,他的班长突然提到了“别人班的兵”。当时,他就觉得,比拼落后丢了班长的脸。

对于“别人班的兵”这种比较,士兵们往往会呈现出不同反应。一些自尊心强、心理承受能力好的士兵会表现出不服气,想着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一些“不争上游也不垫底”的“佛系”士兵,则会产生“别人班的兵好,你去带别的兵”的想法;一些经常比不过“别人”的兵,甚至会有“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很多班长爱拿“别人班的兵”为榜样,给自己班里的士兵树立一个努力的目标。

一级军士长杨发红说,虽然大部分班长都抱有一种良好的竞争心态,但对于一些争强好胜的班长来说,很容易出现“恨铁不成钢”的心态。

班长马强说,“看别人班的兵那么优秀,自己就感觉到有一种压力。”不过,他更喜欢拿自己班的兵跟其他班的同年兵比,“在同一条起跑线,更有可比性。”

士兵的个体差异较大,尤其是新兵,处事能力、训练水平参差不齐,过高的要求和盲目的比较不利于班内的战斗力提升。如果班长将“比较”表现得过于明显,不仅不利于士兵的成长,甚至会导致一些进步慢的士兵对其他战友产生厌恶。

“比较”是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像加速器一样促进士兵成长;用不好,就容易让大家都“很受伤”。

班长们都希望,在比较过程中本班的士兵能得到有效的激励。然而,这个度一旦把握不当往往会适得其反,不仅难以起到激励作用,还会损伤士兵的自尊心、上进心,甚至影响士兵对班长的信任,导致彼此关系疏远冷漠。

“十个指头有长短,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士兵”

调查显示,88%的受访班长认为,这种比较有利于班里凝聚力提升;84%的受访士兵表示,自己能够正视这种比较。

班长马强喜欢暗暗地作比较,先找到差距,然后激励大家进步。“谁训练比较突出,要学习他的训练方法,争取下次超过他。”马强很少在讲评中说自己班的兵不如其他班的兵,他经常从侧面讲评班里的士兵。

杨潇觉得,对特别“傲气”的士兵,有时候也需要适当“打压”。他说:“有些士兵取得一些成绩就飘飘然。通过比较,能让他们看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静下心来抓训练。”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下士钱信宇表示,自己当兵前两年,没少因为这种比较受刺激。“但这种比较也有好处——有时班长觉得我‘不够精干’,但对比别人班的兵后,班长发现我其实也‘还不错’。”他说。

归根结底,带兵也是育人。75.2%的受访士兵认为,班长能根据个性特点培养自己;94.2%的受访士兵认为,班长能关注自己的个人成长。

“十个指头有长短。”通信连班长吴小勇认为,对士兵的培养要因人而异,“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士兵。有人身体素质好,有人善于思考,要看到差异,区别培养。”93.6%的受访班长都认同这一点。

杨潇表示,没有哪个成长模式适用于所有士兵,必须要有所区分,不能“一锅煮”。他告诉记者:“对那些基础较差、适应能力较弱的士兵,要多看他身上其他方面的闪光点,多鼓励。”

因此,在通过适当比较,激发士兵力争上游的同时,还应注意方式方法。班长可以拿士兵这次的成绩和上次的成绩进行比较,或者拿士兵自身的优点和缺点来比较。如果确实觉得“别人班的兵”在某一方面特别突出,那么班长最好先对本班士兵的优点给予表扬和肯定,然后再客观分析别人的优势。在此基础上,班长可以进一步提出学习别人长处的可行建议。

下士吴家兴刚入伍时,属于班长眼中“训练成绩平平”的兵,常被班长拿来跟同年兵作“参照”。比训练,他稍逊一筹;比专长,他却略有优势。吴家兴有办公软件操作基础,还有点文字功底,班长就帮他制订了目标——当文书。现在他已经成为连队文书,完全能够胜任岗位要求。“班长帮我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吴家兴说。

在士兵的培养过程中,67.2%的受访班长看重士兵的品行,仅6.4%的受访班长看重士兵的身体素质。

杨潇觉得,士兵思想上进是最重要的:“身体素质可以慢慢锻炼,但如果思想出问题,各方面能力都会跟不上。”

连长吴小勇也认为,在兵的成长中,品性好、善于融入非常重要,“军事训练固然很重要,但不能要求每名士兵每个课目都优秀。”

“有些班长更看重集体。他们认为,兵要带得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该旅领导指出,班长应该更加注重对士兵进行个性化培养,改进带兵方法,区分士兵特点,关注士兵成长。

“虽说班长就像家长,但带兵不完全像带孩子”

俗话说,“3年一小沟,5年一大沟”。在杨潇看来,老班长和年轻士兵很容易产生“代沟”,毕竟他们的年龄差距比较大。

不过,调查显示,68.8%的受访班长认为“自己和兵没有代沟”;70.3%的受访士兵认为“班长能和自己打成一片”。

班长马强认为,将训练和生活区分开,班长和士兵就能相处得更好。“在班里营造融洽的氛围很重要。特别是训练比较累时,活跃的氛围有助于缓解和释放压力。”

兵与兵的比较,往往会升级为班与班的较量。58.8%的士兵认为,各班有各班的长处;39.9%的士兵认为,自己班才是最棒的。

侦察营士兵闫永涛觉得,每个班长都有各自的长处,所带的班也各有优势。

尽管对其他班的情况不太了解,下士吴家兴还是认定自己的班最好。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他所在班的训练和工作都走在连队前列。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和班长相处时间久了,感情很深。

士兵钱信宇觉得,班长和兵之间的关系往往取决于班长带兵的方式。“如果班长心态不好,那么整个班的氛围都会不好。” 他坦言,对大部分士兵来说,他们军旅生涯中最看重的人就是自己的班长。虽说班长就像家长,但带兵不完全像带孩子。

比较无处不在,班长也不例外。如果班长心态失衡,就会导致身心俱疲。调查中也发现,31.2%的受访班长认为“带班很累”。

“有些兵很难带,让人操碎了心。”杨潇说,“用同样的方法教,有人就是学不会。”一旦某个兵训练跟不上,思想也会跟着松动。作为班长,遇到这种情况,心里多少会有些不舒服。

很大程度上,班长的性格和带兵方式往往决定着整个班的环境氛围。士兵的表现与班长的带兵能力直接挂钩。

士兵梓杰的各项能力均比较弱,一度成了连队的“吊车尾”。他所在班受到拖累,在大会小会上都成了“反面典型”。一向争强好胜的指挥控制班班长杨琪,觉得面子上十分过不去。

“你看看别人!”“能不能自己争点气?”杨班长开始刺激梓杰,希望他能上进一点,提高快些。一段时间后,杨班长发现,梓杰对这种刺激并不“感冒”,反而是平时的一次表扬、几句寒暄,更能燃起梓杰训练的斗志。

转变思路后,杨班长开始主动调整带兵方式,尝试给梓杰制订专属训练计划、个人成长小目标。没过多久,梓杰就有了明显的进步。

对班长们而言,换一种眼光,多一些包容,往往能给士兵们打开一扇发现自我的窗户,也为自己的成长进步开启一个新通道。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