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战争制胜机理真正搞清楚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朱小宁责任编辑:郑文君
2020-02-04 12:21

引言

当前,全军掀起现代战争制胜机理研究热潮,在此过程中,关于制胜机理的概念有许多不同提法,存在不规范、不准确等问题。研究现代战争制胜机理,前提条件是厘清其概念,否则研究起来往往会不得要领,更谈不上指导军队建设与作战运用。

制胜机理重在揭示作战路径

什么是制胜机理呢?

首先从第四次中东战争埃及军队突破巴列夫防线说起。1973年10月6日,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为突破以军防线,埃及军队在登上苏伊士运河东岸后,派工兵用高压水枪冲刷以军的沙质防御工事,一旦制造出小缺口,就用炸药和推土机扩大缺口,在不到10个小时内,打开数十个可容坦克通过的缺口,彻底突破以军巴列夫防线,取得作战初期主动权。其中,突破防线包含的制胜机理是,突破沙质防御工事,可以通过高压水枪冲刷方法,其理由是沙遇到水后很容易散,这是一个常识。

这是战役层次的制胜机理。战略层次的制胜机理,如现代战争将以往的攻城略地转变为对目标国民众意识的全面战略控制,理由是可造成敌战争系统因“空洞化”而崩溃;战术层次的制胜机理,如炸桥需要把炸药放在桥的重心上,理由是这样才能将桥最大程度炸毁等。由此推论,制胜机理就是在特定时空条件下,根据敌作战体系的“脾气”,为战胜敌人而提出的作战路径及理由。其中,作战路径,规定作战力量的作用指向,即打敌人作战体系哪里,才能打准、打疼、打瘫它。理由就是选择作战指向不是随心所欲的结果,而是有其可靠的道理及依据。如“打击重心”制胜机理,界定作战力量指向为敌作战“重心”,其理由为重心是敌作战体系各要素相互作用与联系的“枢纽”,打击它更容易破击体系、瘫痪其战斗力。

作战力量是一种矢量,由方向和大小共同决定,其战斗效能同样由方向和大小共同决定。制胜机理要转化为现实,作战力量只有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等达成足够优势时,才能在特定的作用方向上真正战胜敌人,即“力量优势原理”。这是战争制胜的普遍规律,我军的“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拿破仑关于“军事艺术的秘密在于在必要的地方和必要的时间,使自己的军力超过敌人”等,都反映了这一原理。如联合作战的基本思想为:信息主导、精打要害、联合制胜。其中,信息主导反映了信息化战争的本质要求,而后面两项则揭示了信息化战争的制胜机理,精打要害说明作战力量的指向,联合制胜则强调通过联合形成力量优势。

可见,制胜机理=“作战路径及理由”+“优势原理”,其重点在于界定打击敌人的路径。

厘清制胜机理概念有利于战争研究向纵深发展

目前,关于制胜机理的概念有许多提法,但大多未能准确反映其本质。通过厘清制胜机理概念,可以化繁为简,驱散认识和研究中的各种迷雾与阻力,促进制胜机理研究向纵深发展。

化解“胜道”迷雾。关于制胜之道有许多说法,如,《孙子兵法》中的“速战速决”“以地为助”“知彼知己”“彼竭我盈”“以镒称铢”等多种制胜之道,正在提出的有集效聚优、并行联动、自适应协同、破击制胜等,还有数量规模制胜、技术手段制胜、战术设计制胜、精神震撼制胜、欺骗制胜、突然性制胜等,可谓种类繁多。根据“作战路径”制胜机理,可以将制胜机理分为两类:一类是关于作战路径的,界定作战力量的使用方向,如打击重心、体系破击等;一类是关于塑造力量优势的,界定作战力量的大小,如,突然、快速、精确等,这样便于对现有制胜机理多种提法进行比较分类,破解复杂性迷雾。

辨析相关概念。其一,“内在原理说”。一种说法认为,制胜机理是指制胜的路径及理由,但将机理的“理”和理由,理解为自身作战体系构建与运行的内在规律与原理,而不是采用此作战路径的理由及依据。其二,“机制”说。认为制胜机理,是作战体系各要素之间相互作用形成整体合力、实现对抗制胜的内在机制,如,集效聚优机理、并行联动机理等,将机理与机制混为一谈。其实,机理是一种理念性的东西,机制则是机理的实现方式,两者是决策与行动的关系。其三,“特点”说。认为信息化战争所呈现的一些特点,实际上就是制胜机理。其实不然。制胜机理,是对战争特点及具体战争情况等进行思维加工后所形成的产品。如在《论持久战》中,毛泽东经过综合分析我抗日战争的本质特点后,才洞察到我抗日制胜之道,形成正确的战略指导。

力避细节纠缠。“作战路径”制胜机理概念的提出,认为制胜机理研究需要从整体上、全局上、全过程加以对敌作战体系进行研究,根据其“脾气”寻找破敌之法,而不强调一下子具体到细节,被作战活动各个细节所纠缠,导致作战指导、作战方法缺乏针对性。如“机制”概念说,将制胜机理研究拖入具体的作战体系内在机制与规律的纠缠中,影响了对真正制胜机理关注的注意力。因而,在制胜机理的研究中,一开始不应太多关注细节,而是尽力寻找制胜的路径与方法,只有将机理机制化时,关注细节才有价值。

体系对抗孕育的现代战争基本制胜机理

信息化战争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决胜问题变得异常复杂,需要从系统整体角度来认识。

体系破击。将敌作战体系的整体作为切入点,运用系统论的构建与分解原理,通过对其关节点、关键信息流程等“体系命脉”进行破击,使之发生系统还原反应,引起作战体系功能等级的降低以至衰微,实现“巧战或小战而屈人之兵”之目的。其中,作战力量发力的指向,是敌作战体系的关节点、关键信息流程等“命脉”,理由是结构决定功能,作战体系结构瘫痪,作战体系功能势必崩盘。“混合战争”的制胜机理也是体系破击,其原理是通过混合手段和方式,使敌体系功能紊乱而被动挨打。

极限施压。对敌作战体系进行封锁、挤压等,使其无法与外界实现信息和能量交换,从而使其作战体系熵无限增加导致混乱、无序,作战功能渐渐失去。其中,作战力量作用的重点是封锁、挤压,其理由是作战体系无法与外界进行物质、能量、信息交换而崩塌,类似与蛇捕捉猎物后,总是缭绕着猎物,并通过收缩肌肉,慢慢使猎物窒息而死。

降维打击。将敌作战体系本身所处的空间维度降低,致使系统无法在低维度的空间中运行从而毁灭。其中,作战力量使用的重点是打击敌方作战体系的维度,理由是在低维度下敌作战体系无法有效运转而只能被动挨打。如夺取制空权、制海权、制网络权等,让敌人所处的空间维度降低;发明一种新技术、新战法、新的作战模式,让敌人的现有作战功能降低或失效;提升自身作战体系的版本,以高级版打击低级版,如马克沁机枪对弓箭(热兵器对冷兵器)、坦克对骑兵(机械化对畜力)、精确制导对兵力集中(信息化对机械化)等。

耐力竞逐。主要是对敌战争忍耐力、战斗意志进行打击,使其放弃战争或战斗,其中作战指向是袭击对方人员、装备物资等,其依据是可以消耗敌方战斗意志和支持战争的决心,迫使敌方政治态度变化。此机理多应用在非对称冲突中,如在越南战争中,越南的战术是想方设法给美国人造成伤亡,而不大考虑他们自己的代价。结果,使美国的战争意志产生动摇,最后不得不撤兵。

探索具有自身特色制胜机理的主要方法

恩格斯指出,从歪曲的、片面的、错误的前提出发,循着错误的,不可靠的途径行进,往往当真理碰到鼻尖上的时候还是没有得到真理。探寻现代战争制胜机理,需要掌握正确的方法。

“案例解剖”方法。探索制胜机理,应解剖典型战例中失败一方被击溃的真正原因、“最后一击”是什么等,为发现制胜机理提供线索和分析框架。与一般的战争案例研究不同,探讨制胜机理的案例解剖,重点是败者如何失败、战斗力如何下降,而不是胜者如何成功,由此找到失败方如何崩溃的本质原因。

“量身定制”方法。制胜机理,有理想条件下的一般机理,如以上提到的几种路径,但具体到每个战争场景中,就像一场战争的“指纹”一样,需要“量身定制”。不同的作战体系、不同的时空条件等,其制胜机理并不相同。因制胜标准受技术化、价值观念的影响,制胜机理有时对一种敌人有用,对另外一种敌人却未必有效。美军有“一次性作战理论”一说,其原因就在于此。

“净评估”方法。净评估概念的关键是找出战略竞争方的强点、弱点等,以确认需要高层战略决策人员关注的问题和机遇。敌我优势劣势、强点弱点,是制胜机理的生长点。可运用净评估方法,在对抗环境中,客观全面分析敌我双方作战体系系统要素、结构及运行方式的优劣、强弱,本着放大敌人的弱点,倍增自身的强点,识别与确认制胜的路径及道理。从敌人的作战理论中寻找弱点,也是探寻制胜机理的重要途径。

“类比借用”方法。现代社会中,存在很多种竞争的场合,从动物界的猛禽猎食,从拳击、篮球、足球比赛,到商业竞争案例,都包含赢得竞争主动的路径及理由,从而为探索制胜机理提供了启示。如柯达胶卷公司被挫败就包含着降维攻击机理等。制胜机理研究,应善于借用自然科学、经济社会、生物界的一些现象和概念,然后加以拓展应用。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