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舰,在心中潜航

来源:解放军报 海军新闻作者:茆 琳 董存金 冯亚东责任编辑:闫培
2020-11-09 17:14

9月3日,北部战区海军某潜艇支队岸勤部助理员邢剑锋向离港的军舰敬礼,送别前往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的妻子。

晚上10点,北部战区海军某潜艇支队岸勤部助理员邢剑锋回到家,儿子军军已经睡了。

邢剑锋泡上一碗方便面后,掏出笔记本,把一天的协调成果、第二天需要跟进的事项记录下来。“某战友出海执行任务已达半年之久,当护士的妻子每天忙于工作,孩子没人照顾。已跟医院进行沟通,尽量帮他的妻子调整工作时间。”“一个子女安置转学的事需要跟进。”……

邢剑锋把工作理顺已是深夜。望着桌上的全家福,他的思绪飘向了大洋深处。2个月前,妻子跟随护航编队出发,前往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

邢剑锋清楚地记得,妻子兴奋地告诉他即将参加护航编队时的情景。作为一名军人,邢剑锋既替妻子感到高兴,内心同时无比羡慕。

邢剑锋的父亲是一名退役海军,在父亲的影响下,向往深蓝的种子早已在邢剑锋的心里生根发芽。大学毕业后,他报名参军入伍。

后来,邢剑锋分到该潜艇支队的后勤部门。10年来,他一次次保障潜艇出航,自己一直没能战风斗浪、远赴深蓝。每每忙完自己的工作,他都会登上靠港休整的潜艇,走舱串室跟老技师学学潜构、询问操作,“我也是潜艇人,兴许哪天也让我出海了呢……”

邢剑峰(左一)在勘探场地。

邢剑锋知道,做好后勤保障,也是潜艇人必须要做好的事,他尽自己的所能去当好这片“绿叶”。有一年冬天,潜艇接到紧急出航的命令,出航物资要在2个小时内完成装载。那天,北风裹着的雨雪,打在脸上生疼。邢剑锋在码头来回搬运物资,手上的冻疮再次裂开。“嘟——”一声哨响,潜艇解缆、转向、出航。邢剑锋站在码头,立正,敬礼,却没注意到血早已浸湿袖口。

邢剑锋平时受伤很少告诉妻子。他最怕妻子“小题大做”,一个小伤口,妻子说不定也要给他来一剂破伤风。以前,妻子大事小事常常叮嘱他,他总嫌她唠叨。现在,妻子去护航,身边没有了她的唠叨,邢剑锋一下子很不习惯。

出海护航的愿望,妻子比他先实现了。邢剑锋没想到,自己这回也变成了“唠叨”的那一个。

出发前的准备工作是紧张而忙碌的。为了避免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妻子按照规定出发前需要在单位先隔离14天。邢剑锋主动向妻子“请缨”,在家帮她收拾行李。

“我多年的保障经验派上了用场!”邢剑锋询问过许多同事后,开始为妻子准备各类物品。行李箱里有妻子的口腔专业书籍,有军装和随身衣物,有看病号时所需要的拍摄器材,有日常洗漱用品,还有为她特意准备的零食小吃……

邢剑锋还给妻子准备了一个小惊喜——一家人的合影,冲印成册,放在行李中,希望妻子在外想家的时候,小小的相册能带来些许安慰。儿子军军也悄悄放了一个心爱的潜艇模型在箱底,他希望妈妈想他了,可以看看潜艇模型。

那天,军车载着妻子回家装行李。因为有隔离规定,邢剑锋不能上前帮忙,只能看着妻子把一箱箱笨重的行李搬上车。他远远地站着,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这箱重,小心点儿搬……黑色箱子里是你的军装,红色箱子里有你的专业书。对了,眼睛要注意保护,黑色箱子里还有一副保护眼睛的眼镜,记得拿出来用……”

邢剑锋觉得自己有点唠叨,却又总觉得话还没讲完。汽车启动,妻子在车里使劲挥手。等到汽车远去,邢剑锋把身体转过去,擦了擦湿润的眼眶。他怕让孩子看到这样的爸爸,连孩子都说,他那些日子变得有些“啰嗦”。

邢剑峰的妻子与孩子。

9月3日,是妻子出发的日子,邢剑锋在单位执行战备任务,无法前去送行。他所在的单位与妻子出发的码头紧挨着。那天,随着一阵清晰的汽笛声响起,邢剑锋看着妻子所在的军舰缓缓地从码头移出,邢剑锋朝着军舰敬了一个长长的军礼……

妻子参加护航后,邢剑锋成了一名“留守爸爸”。但他因为工作繁忙,儿子军军的亲子活动、手工制作,他常常缺席。

周六下午,邢剑锋处理完工作,终于抽出时间带儿子军军去参观海军博物馆。一路上,军军非常高兴,不停地说着想参观的舰船、火炮。

父子俩登上了退役的401潜艇。从舰艏到舰艉,邢剑锋如数家珍地给军军讲每个舱室的功能和构造,讲潜艇是如何航行、如何转向、如何下潜……

“爸爸,你说妈妈发现我放在箱子里的潜艇模型了吗?”军军问道。

“妈妈会看到的,这是我们在茫茫大海里给她的惊喜。”邢剑锋摸摸军军的头,温柔地说着。

那天,妻子打来了电话。

听到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邢剑锋开心极了,“你最近怎么样?”

“我很好,你不要担心。”妻子告诉刑剑锋,中秋那天船上组织了聚餐,大家一起制作中秋月饼。“今年还吃到了我最爱的草莓味月饼,就是有点想孩子……”

不久后,信号中断。邢剑锋还没来得及嘱咐妻子,要照顾好自己。不过,能听到她的声音,自己就知足了。

中秋节,邢剑锋和往常一样坚守岗位。按照工作安排,当晚他要去支队各重点部位夜巡。走到码头,他停了下来。远处,妻子所在军舰离开前的那片海深沉悠远,一轮明月静静地在空中悬挂着。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但愿她的梦里也有这样一轮明月。”邢剑锋心里默默想着。随后,他又踏上了夜巡的路。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