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仗靠“准备” 关键在“备准”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西成责任编辑:闫培
2021-01-04 09:05

对于军队来讲,没有和平时期,只有打仗和准备打仗两种状态。新年伊始,从海洋到天空,从平川到高原,全军上下涌动着贴近实战、精武强能的练兵热潮,锤炼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底气和能力。

“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及周边安全形势,我们不仅要扎实推进军事斗争准备,也要努力把准备工作备准。”一位领导在筹划新年度练兵备战工作时关于“准备”与“备准”之言,值得思考借鉴。

备战是十年磨一剑,实战是一朝试锋芒。“国家为准备战争而进行的激烈紧张的竞争,才是真正的永不停歇的战争,交战只不过是对和平间隔时期获得优势的一种公开证实。”战争优势是准备出来的。从历史经验看,备得越扎实,战得越顺利,而且越可能“不战而屈人之兵”;相反,如果抱着“等打起来再备”的心态,拖拖拉拉、慢条斯理,该扎的篱笆没扎牢,该磨的刀剑没磨利,该练的武艺没练精,一旦战争来临,定会措手不及。

有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先进的坚甲利器你有他也有,军事斗争准备你抓他也抓,实战化练兵你练他也练,可到头来,有的“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有的“去国三千里,沦为阶下囚”。出发点相同,结果却大相径庭,原因何在?就在于“准备”与“备准”的差异上。战争实践告诉我们,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实”是基础,“准”是关键。准备有力度大小之分,备准有效益高下之别;备准以准备为依托,准备成效以备准来体现。未来战场上,如果瞄不准作战对手这个靶心、看不清现代战争这个准星,那么“备”得越多,浪费越大,离题越远。

一位战略家曾说:“即使是最富有的国家,也经受不起在一场生死存亡的斗争中盲目行动。”二战初期法军之所以完败,追根溯源就在于他们把整个备战体系建立在战壕、铁丝网和火力壁垒这样一些已经过时的、与未来发展背道而驰的基点上,所以无论其怎样努力耕耘马奇诺防线,都无法摆脱失败的命运。相反,德军的“闪电战”理论尽管当时并不完善,但由于看准了坦克、飞机等新生力量构成的威力,才有了横扫欧洲战场的战果。正反两个事例提醒我们,唯有用更新更勇敢的头脑筹划今天的准备、设计明天的战争,才能最终拿到胜战的“通行证”。

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2020年中央军委军事训练会议提出:“加快构建新型军事训练体系”“提高全周期、精细化训练管理水平”“加强新装备新力量新领域训练”……由此可知,我军军事训练的科学水平正在扎扎实实地提高,我们孜孜以求的军事训练转型升级正在切切实实地推进。但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个别单位在练兵备战上练“窄”备“偏”的现象仍然存在。有的喊的是打赢明天的战争,脑袋却停留在过去的用兵套路上;有的谈的是联合训练,演练却满足于单打独斗。究其原因,主要是认为仗一时打不起来,对练什么、怎么练、练多少存在较大随意性,没有充分认清新的战争形态带来的挑战。这种“认知差”“思维差”,势必导致战场上的“胜负差”。

革命先辈曾谆谆告诫:“打仗的事,可不能问樵樵不知,问牧牧不晓呵!”战争年代,我军将士深知,如果不把打什么仗、在什么地方打仗、与什么对手打仗研究透,时刻准备打仗就会无的放矢,就会流血死人。抗战时期,八路军一二九师认真总结作战经验,决定在辽县开办游击训练班。刘伯承针对部队的现实状况、日军作战规律和战术特点,为训练班专门讲解了“以散耗集,以集灭散”的战术原则,剖析了“黄蜂围攻战马”的例子。“在太行山上来一个麻雀满天飞!”受训的游击小组兵撒四方,闹得日军如芒在背、似鲠在喉。

“真正的练兵场是在敌人面前。”深入抓实推进练兵备战,就要紧跟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演变,深入研究作战对手和作战环境,真正把未来打什么仗、和谁打仗、在哪打仗、怎么打仗搞清楚;把优势在哪里、弱点有哪些、差距有多大、应该怎么办搞清楚;增强设计战争、筹划作战的本领,寻求行之有效的制胜之策,研究灵活多变的战法谋略,探索实在管用的作战行动。从我军备战打仗的实践看,凡是实战能力不断提升的部队,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知道敌人是谁,知道敌人在哪里,知道如何与敌人过招”,始终在实战背景下练兵谋战。

一支军队,能否打赢未来战争,并不取决于距离上一场战争的时间跨度,而在于对下一场战争的理解程度和准备程度。目光向战场聚焦,聚焦,再聚焦;训练向实战逼近,逼近,再逼近。让军事斗争准备的指针始终对准“下一场战争”,用扎实的训练“增援未来”,才能实现战斗力水平的真正提升,人民的家园才会更加安全,祖国的尊严才会有坚强保障。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