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同胞的安全,我们无畏逆行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洪星曦责任编辑:闫培
2021-01-04 09:12

2020年11月11日凌晨6时,东非埃塞俄比亚阿法尔州的荒漠,广袤而寂静。

已经赶了几个小时夜路,困意阵阵袭来。但想到被困战乱地区的400多名同胞正翘首盼望祖国接应,我们又打起精神与时间赛跑。

11月4日,埃塞北部提格雷州当地武装与联邦政府军队突发武装冲突,埃塞政府随即宣布该州进入6个月的紧急状态。随着冲突进一步升级,当地局势骤然紧张。

此时,在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莱及附近地区,有包括中国交建、中国能建葛洲坝等企业员工在内的400多名中国同胞被困。11月8日晚,使馆党委召开紧急会议,初步定于11日开始,将我被困同胞经阿法尔州撤至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使馆决定成立由我带队、以武官处为核心的前出工作组,10日凌晨动身赶赴阿法尔州与提格雷州边界的阿巴拉镇,接应护送被困同胞。

我顿时感到肩上千钧重担。从受领任务到计划实施已不足30小时,而准备工作千头万绪:安排交通与通联工具、制订撤离组织程序、协调沿途安保、制订防疫措施……当天夜间,工作组进行第一次碰头会,研究形势、明确分工,做好各种准备。

为确保工作组与撤离车队沿途安全,9日一早,我赶到埃塞军队总部,协调派遣武装护卫事宜。“中国兄弟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对方当即决定派出特战队员全程武装护卫。事后我们才知道,这些特战人员平时主要负责埃塞军队高级将领的安全警卫,这是首次护卫外国公民。显然,这是埃塞军方出于两军深厚情谊作出的特殊安排。

在全馆动员下,到9日晚上10时,海事卫星电话、对讲机、扩音器、方便食品、饮用水、宿营物品等物资已经准备就绪。

10日凌晨4时许,赵志远大使在国旗旗杆下为工作组壮行。我代表工作组郑重表态:“请大使放心,我们一定不负重托、不辱使命!”

根据计划,位于阿法尔州首府塞梅拉的中交工业园,将作为撤离队伍返回途中休整、补给的中转宿营地。工作组连续驱车约600公里,当天下午抵达后,立即组织工业园和相关方面负责人开会,逐一敲定停车、用餐、住宿、安全、疫情防控等保障细节。

在武装冲突的紧张气氛下,悬挂提格雷州车牌的庞大车队通过沿途关卡极易受阻。为解决这一问题,我与副武官陈高峰临时拜会了阿法尔州警察署长。在了解我方撤离计划后,署长当即答应提供便利,并当场给沿途警察部门负责人打电话,要求全力配合、为中国车队放行。

11日凌晨车队再次出发,于9时前抵达约450公里外的阿巴拉镇。终于,撤离车队的长龙从远处缓缓驶近,在路边迎候的工作组激动地挥手致意,撤离队伍也传来一片欢呼。同胞们有的向我们挥手,还有的下车给我们送来水果和干粮。疫情期间不便握手和拥抱,但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祖国和亲人的感谢。

由于还在交战区,车队不宜久留。9时15分,撤离车队完成重新编组后,启程开往塞梅拉中交工业园。车队中各型车辆性能差别大,还有25辆临时改装的自卸卡车,速度上不去。为兼顾行车安全和整体推进速度,我们与埃塞护卫队默契配合,采用“滚动式”“波浪式”前推战术,即武官处车辆与护卫车率先抵达检查哨卡,沟通相关事宜,待后续车辆全部通过后,再迅速从队尾一路赶超,前往下一个检查点。考虑到仍有车辆可能掉队,我们除了安排专人专车负责断后外,还提前打印了若干份撤离车队的统一标识,每到一处检查站就向其提供,要求检查站看到同样标识的车辆后予以放行。

撤离队伍抵达中交工业园时,已是入夜时分。在中交项目部的努力下,我们出发前那片空旷的工地,已变成整齐有序的宿营地:设置足量停车位,备好了足够的油料供车辆加油,新增洗手点及消毒点,通风良好的厂房内准备了有海绵床垫和蚊帐的铺位,入口处设置了防疫点,配备了充足的口罩、消毒液及测温仪。

安顿好大家食宿后,我召集相关企业撤离负责人在停车场碰头,要求大家继续保持警惕,按预案做好第二天撤离行程准备。

散会后,工作组又巡查了宿营区安全和防疫情况。多数人已经入睡,还有人在摸黑看手机、发信息,看到我们便挥手轻声打招呼。这些被困交战区的同胞,在焦虑担心中度过了数个日夜,现在因祖国的呵护,心情终于平静下来。“一定要把他们平安带回去,一个也不能落下!”我这样告诉自己。

12日凌晨,车队再次开拔。沿途气氛比我们前出时愈发紧张,不时遇到运送坦克、高炮等重装备的平板车和满载军人的卡车开往提格雷方向,临时检查站数量几乎翻倍,检查力度也明显加大。

当晚7时,撤离队伍终于抵达亚的斯亚贝巴市郊的预设接应点,赵大使专门在公路边迎接。我整理着装后报告: “撤离同胞全部安全带回,顺利完成任务!”大使眼神里满是激动和喜悦:“同志们辛苦了!感谢大家!”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现场同胞自发唱起了《歌唱祖国》。这一刻,身为中国军人的我们,尤其感到光荣和自豪。没有任何困难能阻止我们,也没有任何危险能使我们退缩——因为那一刻,我们代表祖国。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