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永远无法再“刷新”的家乡记忆

来源:海军新闻作者:赵京洲责任编辑:闫培
2021-02-05 11:55

 

家乡的记忆仿佛永远停留在了我的童年,她是我心灵深处最甜蜜、最温暖的港湾,我在那个遥远的小村庄出生,在那个令人永生难忘的地方成长,她填满了我所有对过往的记忆,直至参军入伍20年后的今天,仍让我刻骨铭心,经常在梦里见到那个熟悉而又亲切的小村庄。

家乡因“母亲河”贯穿全镇而得名,一直独享着黄河母亲的宠爱,是黄河流域唯一以“黄河”命名的地方,人们世代在此享受着“母亲河”的恩泽,在此耕耘、在此繁衍生息。

随着国家“乡村振兴”的战略规划的实施,生我养我的家乡被整体迁建了,村里的大部分老屋已经拆迁,记忆中那个冒着渺渺炊烟的小村落被一座座埋进了历史的尘埃中,但是在我的心里她始终是一尊永恒的塑像。网络上有句流行语“世界上最美的路莫过于回家的路”,可对于我们这些老家迁建后的人来说,这条路成了我们永远回不去的乡愁!

家乡的小村落离黄河岸边只有两三里的路程,四角环水,三面临村,四季风明,雨热同季。对于中国千千万万个村落来说,她没有什么出色之处,千百年来就这样在一天天老百姓的日子中老去,这里水多、湾多、地多,滩涂多、树多、草多、麦田多,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枝一叶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自己的蓬勃旺盛的生命和灵气。

家乡的景色总是那么让人留恋,她不亚于桂林山水,也不逊色于西双版纳。这里有明净如洗的天空,有丰富多彩的瓜果蔬菜,犹记得孩童时我们在这里游泳、钓鱼、割草、放羊、投干枝、抓知了,那沟渠河道,那阡陌小道依然寂寞着存在,只是当年那群玩耍的皮孩子们已人至中年。村落依河而立,大面积的滩涂背靠整个村庄,滩涂被学者誉为:是这个星球上的天然氧吧,是地球之肺,更是各种植物、水生物、小动物和鸟类栖息的天堂。

百亩滩涂上,春天,万物复苏;夏天,骄阳似火;秋天,果实累累;冬天,银装素裹。家乡的秋景是最美丽迷人的,总会带给人丰收的喜悦。万物成熟、硕果累累,雪白的棉花像云海,黄色的玉米挂满院,鲜红的辣椒钉窗前,清脆的红枣缀树梢。滩涂田野的上空还有白鹭和河鸥相伴,时而在空中盘旋,时而落在凸起的河滩上,特别是落日时万倾霞光洒向黄色的滩涂,天地合一,浑然一色,不时看到几条小船在河中间畅游撒网,虫鸟啼鸣,渔歌晚唱,美仑美奂、如诗如画,好一派迷人的秋色。

家乡的人们总是那么淳朴亲切,他们不喜欢灯红酒绿的喧嚣,不向往纸醉金迷的浮华,世代过着与世无争的农耕生活。早起早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四季平安,这在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所追求的幸福。农忙的季节,乡亲们两三家人自觉合起伙来抢收庄稼,一起吃饭、一起开工,在唧唧歪歪、嬉笑怒骂中度过了一个个紧张疲劳的日子;农闲的时光,嬉笑打闹,在谈笑风生、不知不觉中度过了一个个悠闲惬意的时光,留住的只有那一段段甘甜的乡情和亲情。

家乡的景、家乡的人、家乡的事和家乡的情都印刻在我心上。老房子旁那口老井还埋在通往胡同口的小路上,分不清是清晨和傍晚永远响着卖豆腐的木头梆子声。村西头的湾里,永远响有婶子、嫂子捣衣时木棒和石头撞击的声响,时不时夹杂着一两声牛羊的叫声,恰似一曲交响乐在朴素的农庄声声奏响,令人回味无穷,沟渠两边的矮树上、沟沿上、永远挂着爬着五颜六色叫不上名字的野花,远处树林中不时有孩童赶着一群群牛羊出现,恰似一副优美的图画展现在我们面前,令人流连忘返。

一年四季,黄河边、沟渠上、庄稼地、炉火旁,见证着乡亲们忙碌的身影,也见证着乡亲们一年又一年老去的时光,相亲们用宽大的脚板踏出了生活的节奏,也踏出了他们未来红红火火的好日子……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